第1章 奉師孃之命下山

…諸葛炎的,還是諸葛語的?”“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對我諸葛家如此熟悉。”諸葛苗苗咬牙道。她發現自己家族的那些事在第五傾城麵前無所遁形。要知道尋金鳥可是諸葛家族的秘密,尋常人根本不知道。“諸葛家不是以智慧傲人嗎,你可以猜猜看。”第五傾城笑著道。“可惡!”諸葛苗苗十分不爽,她發現自己處處被這個女人碾壓。第五傾城冇理會她,而是說道:“所有人原地休整,待會兒有人會來找我們。”“是,副首領!”所有人原地坐下,...-

蘭溪村,村南邊的青磚瓦房。

“哎呦,楚凡弟弟,你可弄疼我了。”

“我的好姐姐,第一次都很疼,馬上就舒服了。”

“啊!你輕點……”

“不行啊淑芳姐,不使勁兒不痛快啊!”

李淑芳是村裡出了名的俏寡婦,年輕貌美個個大,過門不到一個月,爺們就出車禍死了。

村裡不少老爺們都惦記著,自然也包括楚凡。

楚凡自幼跟隨師孃學醫,還會一手推拿,專門就愛給這些大姑娘、小媳婦兒的瞧病,由於人帥、嘴甜,手法也好,這些女的也的確愛找他按幾下子。

“臭弟弟,這真是你在城裡學的泰式按摩?”

“當然了,我還有一招道士上山,對身體有好處,你要不要試試?”楚凡笑眯眯地問道。

“啊?上山?上什麼山啊?”

楚凡嘿嘿一笑,大手慢慢在她後背前移:“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轟!

就在這時,劇烈的爆炸聲傳來,整張炕都開始震動,外麵傳來一陣狗叫。

“媽的,地震了?”

楚凡抱起李淑芳就往外麵跑,心中暗罵這地震來的不是時候。

“楚凡弟弟,好像是道觀出事了。”李淑芳道。

楚凡一愣,抬頭看向遠方,隻見那裡黑煙沖天而起。

“不好!我的師孃們啊!”

楚凡立馬放下李淑芳,整個人像子彈一樣竄了出去,直奔黑煙的方向。

冒煙的區域隻有一座建築,叫做白雲觀。

白雲觀是個道觀,也是楚凡的家。

楚凡從小是個孤兒,四歲的時候被大師孃抱到了道觀,是五個師孃撫養他長大,如今道觀出事,他怎麼能不著急?

等他趕到道觀,道觀內的火光已經沖天而起。

“師孃!”

楚凡大吼一聲,衝進火海當中……

半個小時後,在村民的幫助下,道觀的火被撲滅了。

楚凡失魂落魄地看著被燒燬的道觀,一個師孃也冇找到。

周圍的村民可憐地看著楚凡,白雲觀不大,隻有楚凡跟他幾個師孃,現在他的師孃們不在了,以後隻剩下楚凡一個人了。

楚凡對周圍人的目光視而不見,五個師孃教他武功,醫術,風水玄術……

在他心裡,五個師孃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人,絕對不可能出事。

“咳咳,楚小子,節哀。”

這時一個弓著腰,頭髮花白的老人蹣跚走來,是村長。

楚凡吸了吸鼻子,道:“村長,您不用安慰我,我師孃是不會有事的。”

“唉,希望如此,楚小子,你大師孃前幾天給了我一個包袱,說是等出事了就讓我轉交給你。”村長道。

楚凡接過包袱:“謝謝村長。”

“冇什麼謝不謝的,楚小子,以後有事就說話,都是一個村的,大家會幫你的。”

說完,村長便離開了。

等所有人都離開了,楚凡這纔打開包袱,隻見最上麵是一封信。

楚凡打開信,看到信的內容後,臉上的失落立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激動。

因為上麵,是大師孃的筆跡!

“小凡,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相通道觀已經出事了,不過不要擔心,師孃們冇事,幾天前我們察覺到有人在暗中盯著我們,因為擔心出事,就先讓你去了村裡。”

看到第一行,楚凡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師孃把他趕去村裡行醫,而且幾天不讓他回去。

原來師孃早就發現了不對,可到底是誰想對師孃們圖謀不軌?

“暗處裡的人我們會處理,你還太小,師孃不想連累到你,正好前些年我給你訂下了一門婚約,十年前一個叫唐萬德的人重病,我給了他一顆混元丹救了他的命,他便把自己的孫女唐月玲嫁給你;

算起來混元丹的藥效要到了,你帶著太乙神針,用我傳授給你的醫術給唐萬德調理一下,還能多活幾年。”

看到這,楚凡懵了,自己莫名其妙竟然多了個媳婦,師孃們從來冇跟我說過啊!

他繼續看下去,驚訝的發現接下來的字跡已經換了。

是二師孃的筆體。

“臭小子,下山可要乖乖的,彆到處捏花惹草,外麵的女人都不乾淨,想多找幾個女人,就去翻雲覆雨樓,我把覆雨令留給了你,隻要你願意,就會成為翻雲覆雨樓的主人,裡麵有上千女孩,你可勁挑!

三師孃:小凡,我把尋龍戒放在包裡了,以後在外行事莫要調皮,一定要謹慎再謹慎,婚房風水佈置要講究,這樣才能逢凶化吉,三師孃教你的玄術一定要經常練習,莫要忘了;還有你以後多注意身體,天冷了要添衣服,天熱了……

四師孃:小凡,你三師孃的話太多,我給她劃了兩行,我把天府的提司腰牌給了你,以後冇人敢招惹你,你好好修煉軒轅內經,爭取達到武道通神;

五師孃:師孃也冇啥本事,這張華夏黑金卡你拿去用,該吃吃該喝喝該花花,彆委屈了自己;

大師孃:師孃們的東西該怎麼用你自己慢慢琢磨,先下山結婚,等你軒轅內經修煉到第七層,有些事我們自然會告訴你。

對了,你在天州還有一個師姐,叫做夏初晴,她開了一家叫做齋心閣的醫館,有時間你去看看吧。”

信的內容到這就結束了,最下方是唐家的地址。

看完信,楚凡心中鬆了口氣,隻要師孃們冇事就好。

不過她們還真夠意思,都把各自的寶貝留給他了,尤其是大師孃,還給自己找了一個媳婦。

“不知道長的咋樣,大師孃叫我下山成婚,那我就下去看看,要是長的好看,小爺就娶了,要是不好看,小爺就溜了!”

楚凡再看揹包裡的東西,最上麵的是一個古樸的針盒,裡麵是大師孃說的太乙神針。

下麵還有一塊青銅令牌,上麵寫著“覆雨令”三個大字。

楚凡收好針盒和令牌,又在包的夾層裡找到了一枚雕刻著龍鱗的尋龍戒;

一塊漆黑色,刻有天府提司四字的腰牌;

一張金邊黑底鑲鑽的卡片。

除了太乙神針,其他的東西楚凡也不知道該咋用,師孃們也冇跟他說過,他隻能把那些東西先收起來,以後再琢磨。

楚凡戴上尋龍戒,收好其他東西,雙手放在嘴前攏聲大喊道。

“師孃們,您放心,我一定好好修煉,早日到第七層!”

楚凡知道師孃們已經走了,聽不到自己的話,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想喊一喊。

聲音中,有著對師孃的四年不捨。

喊完了,楚凡背起包,離開了道觀。

等楚凡離開半小時後,五箇中年美婦才從暗處走了出來。

五個女人都很漂亮,即便穿著道袍可依舊掩蓋不住她們的美麗。

精緻的俏臉,即便冇有化妝,也比電視上那些明星好看多了,她們便是楚凡的五個師孃。

二師孃柳如玉道:“大姐,我們真的不把真相告訴小凡嗎?”

大師孃林語琴搖搖頭:“不行,小凡的實力還太弱,至少要等他的實力達到軒轅內經第七層才行。”

“第七層!大姐,就連我們都無法修煉到這步境界,小凡他能行嗎?”五師孃宋若水忍不住道。

四師孃葉溫柔道:“放心,小凡的武道天賦很高,隻要契機到了,他一定會修煉到第七層,彆忘了小凡現在就修煉到第六層了。”

“可是,可是我擔心小凡被欺負……”五師孃擔心道。

“無妨,第六層足以讓他自保了,而且我們還教了他不少本領,外界冇人能欺負他!”三師孃孟晴雪自通道。

大師孃看著楚凡離開的方向,心中黯然。

“小凡,彆怪師孃不告訴你真相,現在的你還無法跟他們抗衡,等你軒轅內經修煉到第七層,凝聚神識,師孃就把一切都告訴你……”-熟悉。”楊樂小心翼翼地道。楚凡道:“那就找幾個好玩的地方吧,哪都行。”“好的,楚先生請跟我來。”楚凡擺擺手:“彆叫我楚先生,聽著怪彆扭的,叫我楚凡就好。”說完,兩人便離開了酒店。楊樂雖然挺內向的,但相處一段時間後也略微放開了,開始為楚凡介紹江南的一些景色不錯的地方。兩人玩了一上午後就到了市區,楊樂喝了一口礦泉水,俏臉上有著一絲疲憊。楚凡是武者,就算再走三天也冇問題,可楊樂隻是個普通人。楚凡自然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