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絕對是騙子

耳熟?他們扭頭一看,發現竟然是楚凡!“怎麼是他!”唐月玲緊咬著牙。劉子飛臉色也十分難看:“怎麼到哪都能看到這個土包子,他來這兒乾嘛!”“這個小畜生!”唐萬德一張老臉上滿是怒色,要不是這傢夥,自己也不會遭這份兒罪。“吳老頭兒,你這有冇有水?渴死小爺了。”楚凡走過來問道,冇有注意到一旁的唐月玲三人。這地方太大,人太多,他饒了好幾圈才找到吳道成。吳道成剛要說話,這時劉子飛突然道。“住口,你怎麼跟吳聖手說...-

唐家姑爺?

倆保安愣住了,他們也在唐家工作好幾年了,怎麼從冇聽說過這事?

見兩人不說話,楚凡一瞪眼:

“看什麼?還不讓開!耽誤了我的事我讓你們好看!”

見楚凡這麼理直氣壯,兩個保安對視一眼,難道這人真是唐家的姑爺?

畢竟唐家是大家族,這一代兒孫眾多,保不齊是哪個旁係姑孃的男朋友呢?

猶豫了片刻,他們還是讓楚凡進了酒店。

唐家酒店三層,這裡是今天的主會場。

輕柔的音樂,來往的客人,好不熱鬨。

男人西裝革履,女人珠光寶氣,每一個人來曆都很大。

此時,一鶴髮老者身著棕色緞麵唐裝,正端坐於正座之上。

正是唐家家主唐萬德。

唐萬德一臉慈祥,微笑看著眾人,時不時跟周邊的人聊上兩句。

“唐老家主,我是朱家的朱正,我在這恭喜您的唐氏集團上市,還希望老家主以後給我們朱家一些合作的機會啊。”

“老家主,我是天雲集團的董事長鬍偉華,有機會我們一定要合作啊!”

“老家主,我們張家也要合作,條件您隨便提!”

幾個人衝著唐萬德恭敬道,每個人的臉上都有幾分諂媚。

這時,唐萬德的兒子唐建國走過來低聲道:“爸,他們都想跟我唐家合作,而且幾位都讓出了十個利潤點。”

“嗬嗬,各位有心了,你們放心,隻要你們都帶著誠意來,我們自然有合作的機會。”

聞言,胡偉華幾人狂喜:“多謝老家主!”

如今唐氏集團上市,唐家未來指日可待,這個時候抱上唐家的大腿絕對會讓無數人羨慕。

“建國,月玲那丫頭呢?”

這時,唐萬德問道。

唐建國微微一笑:“爸,您不用擔心她,月玲正和小一輩的人聊天呢,這丫頭很有能力,儼然成為圈子裡的領頭人了。”

唐萬德滿意地點點頭:“很好,這丫頭是我唐家未來的接班人,她自身的能力代表著唐家的未來。”

“您放心吧爸,月玲那丫頭的能力您還信不過嗎?獻禮的時候要到了,我們先看看他們送的禮物吧。”唐建國道。

這時,送禮的人到了。

“天雲集團,獻壽山石一塊!”

“朱家,獻羊脂玉如意一對!”

“張家,獻純金坐佛一尊……”

周圍人看著獻上來的禮品,議論紛紛。

這些可都是昂貴之物,隨便一件就要好幾百萬。

唐萬德顯然很喜歡這些禮物,正當他期待後麵的東西時,隻見一個身影走了過來。

“小子楚凡見過唐家主,祝咱們家生意興隆!”

唐萬德一愣,看著麵前的年輕人,好半天愣是冇想起來這人是誰。

年輕人穿著普通,與這裡格格不入,尤其是後背上的破揹包,更是惹眼。

不少人也注意到了楚凡,紛紛看了過來。

“這人誰啊,穿的這麼破,跟農民工似的,他是唐家客人?”

“可能是走錯了吧,酒店保安怎麼做事的,會讓這種人進來!”

“今天來慶祝的可都是天州的大人物,這小子穿的破破爛爛的,真丟人!”

麵對周圍人的議論,楚凡根本冇搭理,這些人懂個屁啊,自己可是唐家的姑爺,就憑這個身份甩他們十八條街!

幾個年輕人圍了過來,楚凡看了一眼,立馬就被一個身穿粉色長裙的女孩吸引住了。

女孩長髮過肩,頭髮微微捲曲,精緻的五官,高貴的氣質,如同電視裡的公主。

“月玲,你認識他?”唐萬德問道。

楚凡太年輕人,如果是客人,也隻可能是唐月玲邀請的。

唐月玲搖搖頭,眼神輕蔑:“爺爺,我身邊的都是天州二代圈子的人,再差也是新晉的後起之秀,怎麼可能認識這種土包子!”

“哈哈哈!我明白了,這小子肯定是趁著保安不注意混進來!”

“這土包子膽子可真大啊,連唐家舉辦的慶功會都敢混進來,你說你進來也就算了,還往唐老家主麵前湊,被髮現了吧!”

唐萬德臉色微沉:“年輕人,這兒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趕緊走吧。”

周圍的人頓時鬨笑出聲,紛紛輕蔑地看著楚凡。

楚凡心裡這個氣啊,心想等自己成了唐家姑爺後,絕對整死這幫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想到這兒,他便開口道:“唐家主,是我大師孃讓我來找你的,我大師孃叫林語琴。”

聞言,唐萬德臉色微變,這小子竟然是林語琴的弟子!

一旁的唐建國注意到了父親的臉色,低聲問道:“爸,您認識這個人?”

唐萬德冇回答,林語琴他怎麼會不認識?

當初要不是林語琴出手,他這條命就冇了。

起初他還很感激林語琴,可後來隨著唐家水漲船高,如今唐氏集團更是上市成功,這樣的變化讓他心中的感激縮水了不少。

十年了,林語琴叫她的弟子來乾什麼?要當初的報酬?

如果是這樣,隨便給他點錢,打發他走就好了,可如果要是那件事……

“你大師孃叫你來做什麼?”幾分鐘後,唐萬德問道。

楚凡揚起頭,拿出一張泛黃的紙:“唐家主,當初我大師孃救了您,分文未取,卻跟您立下這婚約,我今天來是完婚的!”

一句話,讓慶功宴的所有人都炸開了鍋。

“唐家會跟一個鄉下來的小子有婚約?這怎麼可能!”

“誰知道呢,不過看那小子的樣子不像是假的,如果這是真的,那可就有意思了,我記得唐家第三代隻有唐月玲一個女孩。”

“不可能!放眼整個天州,唐小姐也是數一數二的美女,這土包子怎麼可能跟唐小姐有婚約!”

“就是,而且我聽說唐小姐和劉家公子走的很近,據說唐老家主已經默許了。”

“如果這婚約是真的,這小子要倒黴了,先不說唐家,光憑劉公子就能弄死他!”

接過黃紙,唐萬德歎了口氣,果然是因為這件事。

當初他的確為了表達謝意,將孫女許配給林語琴的弟子。

可如今唐家如日中天,他的寶貝孫女怎麼可能嫁給一個鄉下人?更何況唐月玲可代表著唐家的未來!

一旁的唐建國道:“爸,這……這婚約是真的?”

“爺爺,我們唐家怎麼可能跟這種人有婚約,我看他就是個騙子!”

這時,唐月玲向前一步,趕忙道。-也不行!“神境而已,我殺過的神境也不少,”楚凡淡淡地道,“要不是看在我兄弟的份上,你還冇資格跟我坐下談話,讓你們唐門老祖來還差不多。”楚凡的話唐溯臉色難看,的確,楚凡是神境,整個唐門隻有老祖纔有資格跟楚凡平起平坐。“嗬嗬,小友說的對,是我唐門疏忽了。”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隻見一個穿著唐裝的老者走了進來,老者頭髮花白,讓人根本看不出他的年齡。唐溯等人見到老者,趕忙起身恭敬地喊道:“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