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限將至

他的事情了。快速的來到了床邊。……一個時辰之後。劉長福悠悠轉醒,左右看了看,竟然冇有發現雲清婉的身影。突然發現茶幾之上放著一張紙。劉長福拿了過來。【福郎,我走了,我輕輕的走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劉長福一臉的黑線。這是剛纔兩個人正在激動的時候,劉長福不由自主的吟出來的現代詩。【和你在一起就像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但是我相信,兩情若在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所以我走了。...-

“哎!終於要死了嗎?”

劉長福盤坐在茅草屋當中的一個破木板床上。

他感覺到今天大限將至。

再過一個時辰他就會死去。

冇想到穿越這世界88年了,今天終於走到了生命的儘頭了。

本來以為穿越到這修仙的世界當中,

自己可以攪動風雲,成為人上之人的,

但是冇有想到靈根資質簡直差的一塌糊塗。

終其一生,劉長福也才堪堪達到了煉氣二層的境界。

而現在他頭髮鬍子都已經花白,皮膚褶皺黝黑,

身上還穿著打著補丁的法衣,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

而他身上的生機,也在漸漸的消逝著。

劉長福雖然不甘心,但是活了88年,也接受了這樣的事實,

靈根資質差,即使再努力也終究成就不了大道啊。

隻是可惜,雖然活了88歲,

但是這一輩子全部都在修煉當中度過,甚至連女人都冇有碰過。

劉長福也接受了這樣的現實。

他在靜靜的等待著死亡。

突然……

【叮咚!檢測到宿主快要死亡,曹賊係統加載中……】

突然之間腦海當中一個機械的聲音響起。

劉長福渾身一震。

“係統??哈哈哈哈……係統!你終於來了,我等了88年呀。”

劉長福喜極而泣。

“你知道我這88年是怎麼過的嗎?嗚嗚……”

【叮咚,曹賊係統加載完成。】

劉長福心裡一喜。

趕快打開係統麵板。

【宿主:劉長福】

【修為:煉氣二層(6/20)】

【資質:下品廢靈根(5/10)】

【壽命:一個時辰】

再次看到自己的壽命,剩下一個時辰了,劉長福不甘心呀,

自己擁有了係統,可是為什麼還要死啊?

“係統!有什麼辦法?能夠增加壽命嗎?”

【叮咚!本係統為曹賊係統,

隻要宿主能夠找到合適的女子,和她進行深入交流。

就就可以隨機獲得功法,修為,壽命,資質等等】

劉長福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真的嗎?那太好了。”

他剛要起身從床上坐起來,突然之間臉色一下子頹廢了下來,

又一屁股重新坐回了床上。

“係統!你這是在坑我嗎?”

“我這裡是青雲宗的外圍。”

“這方圓十幾公裡根本就冇有人呀。”

“更不要說是女人了!”

“係統!你在坑我嗎?”

“而且我現在這個樣子連走路都成問題,你讓我去哪裡找女人呀?”

劉長福哀歎一聲,

難道是天要亡我嗎?

突然之間他那破舊的木門,被敲響了!

劉長福聽得不真切,

他趕快把耳朵側過來,更大的響聲,傳進他的耳朵當中。

劉長福心裡一驚。

“怎麼回事?難道是有人覬覦我的財物,想要來這裡殺人奪寶嗎?”

劉長福一下子警惕了起來。

他從床上小心翼翼的走了下來,慢慢的挪動到了門口。

透過門縫,向外看去,這才發現外麵就算是一個女子。

這女子臉色蒼白,嘴角有血跡。

而且氣息十分的微弱。

顯然是受了重傷。

劉長福趕快打開房門。

左右看了看,這女子的身後,並冇有追兵。

女子看到房門打開了!

伸出一隻手。

“救我?”

說完這句話,女子兩眼一翻,一下子暈了過去。

劉長福趕緊把女子扶進了屋子裡。

他這個茅草屋及其的簡陋,除了有一張破木板床之外,

就是有一個搖搖欲墜的桌子。

其他的什麼傢俱也冇有了。

冇辦法,劉長福直接把這女子扶到了他那張破舊的木床之上。

這女子身上穿著白色的法衣。

劉長福僅僅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這法衣價值不菲。

而這女子肌膚十分的雪白。

長裙法衣穿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身材展現得淋漓儘致。

劉長福穿越到這個世界88年了,從來冇有見過如此漂亮的女子,

隻是現在這女子嘴角流著一絲鮮血,臉色十分的蒼白。

劉長福正急的團團轉,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

突然之間眼睛一掃,發現了女子腰間佩戴的身份玉牌。

這白色的玉牌上麵竟然寫著兩個大字,青雲。

“這女人竟然也是青雲宗的?”

劉長福把女子腰間的身份玉牌拿了起來,他運功注入一些靈氣。

一行字顯現在了他的腦海當中。

【青雲宗聖女:南宮琉璃。】

劉長福驚得手一哆嗦,差一點把那身份玉牌摔在了地上。

“我的天哪,竟然是聖女?”

青雲宗的聖女地位可是十分崇高的。

他劉長福雖然也是青雲宗的弟子。

但是他連普通的雜役弟子都不如。

因為當初他也是經過了青雲宗的考覈之後,

成為了一名雜役弟子,但是在修煉了10年之後,

他一直卡在煉氣期一層因為冇有提升,所以他就被直接逐出了宗門。

他冇有辦法,也隻能在青雲宗邊緣地帶租了一片靈田,當青雲宗的靈農。

像這樣的靈農青雲宗有千千萬萬個。

靈農也算是青雲宗的人,但是地位十分的低下。

可以這麼說,青雲宗的一個雜役弟子餵養的寵物,

都比他們靈農的身份要高上許多倍。

劉長福趕快把自己手中的身份玉牌塞回了聖女的腰間。

南宮琉璃的名字他還是聽說過的。

據說南宮琉璃是上品靈根。

而且當初也是宗主把她收進青雲宗的。

現在南宮琉璃不僅僅是青雲宗的聖女,而且還是宗主的親傳弟子。

可以說這之間如果冇有什麼變故的話,南宮琉璃將來就是宗主的繼承人。

劉長福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

這女人的身份簡直是太嚇人了。

可突然之間他想到了什麼?

一拍腦袋。

“我都快死了,還在乎這些乾什麼?”

“對了,女人。”

劉長福眼前一亮。

“這不就是係統所說的符合條件的女子嗎?”

劉長福仰天大笑。

“哈哈哈……”

“真的是天不絕我呀。”

本來他還為著女人犯愁呢,可是冇有想到這聖女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劉長福簡直太激動了。齊聚文學

他又轉頭看了看躺在破木板床上的聖女。

他感覺聖女那飄渺的身姿,躺在他的這個破茅草屋的木板床上,

簡直是格格不入啊。

-夠讓姚琴姐姐重新生活下去可是現在呢邀請姐姐竟然死在了他的麵前這簡直是太失敗了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麼失敗的事情。這會兒仰天長嘯他的叫聲一下子引起了周圍許多人的注意這個平靜的小鎮。從來也都冇有平靜過自從他們來到之後就會經曆各種各樣的事情雖然在這小鎮上生活了十年的時間但是翠花也算是足不出戶吧對於周圍的人也並不是認識現在看到自己最在乎的人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麵前。十分的痛苦甚至臉色都開始有些扭曲了起來。他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