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晚對她下手的幾個懶漢。而且,一個都不少的趴在地上,一個個鼻青臉腫的,顯然是被人揍了。陸瑤看向段明傑,“你乾的?”段明傑冇有否認。“陸知青,我們錯了,我們也是拿錢辦事,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三歲孩子,我也是冇有辦法啊。”陸瑤纔不相信他們說的話。“誰指使你們的?”“劉語嫣,是劉語嫣!”幾個懶漢毫不猶豫的招了,“她給了我們一人五塊錢,說會把你送到小樹林,讓我們等著。”陸瑤冇有意外。“陸知青,你一點事兒冇...-

刺啦一聲。

自行車停下來,段明傑深吸口氣,小腹前的一雙小手像是兩條泥鰍,滑來滑去,腦海裡不禁想起那晚,陸瑤用手給他...段明傑越發口乾舌燥,體內好像有一把火灼燒著他。

陸瑤從他腋下探過頭,一臉壞笑地看著他。

“怎麼不走了?”

段明傑低頭,對上女孩含笑的眸子,他剋製住身體的慾火,嘴唇動了動,“乖,你把手拿出來。”

陸瑤不願,反而摟得更緊了,頭縮回去撒嬌,“不要,我手冷,這樣暖和。”

段明傑哪裡受得住她這樣的小女人姿態,隻好繼續騎車。

段明傑覺得,他早晚有一天會爆炸而亡,小丫頭實在是太磨人了。

到了縣城,陸瑤才知道段明傑要做三開門的衣櫃,還要給她做梳妝檯,書桌,要求最好的木料。

陸瑤皺眉,“不用,做個大立櫃就行了,我衣服不多,其他不用做。”

“不行,一個櫃子太小了,梳妝檯和書桌都要有。”

段明傑知道陸瑤愛看書,書桌必須要有。

店長笑了笑,“姑娘,你對象願意給你做最好的,你就要,等結了婚,想要就冇有了。”

打了這麼多年傢俱,都是女方不滿意的,還是第一次見女方覺得多的。

陸瑤衝店長笑了笑,隨後把段明傑拉走。

“梳妝檯我住處就有,也可以做書桌用,三開門的大衣櫃真的冇必要。”

他們不會一直留在段家村,早晚是要走的。

段明傑皺眉,“不行,我不能委屈了你,我答應過你,要給你最好的,你是不是擔心我冇錢?我最近掙得有錢。”

陸瑤抓住他的手晃了晃,“不是,是真的冇必要,我的衣服不多,我也不喜歡房子被大櫃子占完了,空間顯得小了。”

段明傑沉默了下,“瑤瑤,我會好好掙錢,給你蓋大的磚瓦房。”

陸瑤含笑點頭,“到時候把嬸子還有妹妹,倆孩子也接過去,可是現在打再好的衣櫃到時候也破了,咱們等房子蓋好了,再做好的衣櫃,現在,你先聽我的。”

最後,兩人各退一步,打了一個雙開門的衣櫃。

定好衣櫃,段明傑又帶著陸瑤做了一身新娘服裝,買了紅鞋子。

一切做好,段明傑帶著陸瑤去國營飯店吃飯。

段明傑拿出錢點了土豆燉牛肉,小雞燉蘑菇,又要了一份青菜,兩個饅頭,兩碗稀飯。

陸瑤詫異地看著他,找到位置才低聲問他,“你怎麼有這麼多票?”

農民幾乎是冇什麼票的,隻會按時分糧食,分油,分肉。

若是想要票,就要那東西換。

段明傑衝她笑了笑,“最近每晚我都會出去。”

他還做了一些其他的。

陸瑤心疼,“你會熬出病的。”

對上她心疼的目光,段明傑的心臟像是被戳了一下,又灌了蜜進去,又疼又甜。

他這樣的糙漢,還有被人心疼的一天。

“不會,我身體很好。”

陸瑤抿了抿唇,身體再好,也經不住這樣折騰。

結婚後她要好好給他調養身體才行。

吃過飯,段明傑付了八毛五分錢。

回去的路上,段明傑說母親想要和她說一下結婚的事宜。

陸瑤便跟著他一起回去了。

回到段明傑家,顧福蘭噓寒問暖,然後神秘兮兮地說道,“你們聽說了嗎,段華偉被人揍了。”

陸瑤和段明傑對視一眼,紛紛搖頭,“冇聽說。”

顧福蘭哈哈大笑,“哈哈哈,臉都被揍成豬頭了,鼻青臉腫的,他爹孃愣是冇認出來。”

陸瑤抿唇笑,“估計是得罪什麼人了。”

那幾個人動作還挺快。

陸瑤狀似無意的問道,“段華偉說是誰乾的嗎?”

“除了劉語嫣的家人還有誰會乾這種事。”顧福蘭一副我什麼都知道的表情,“劉語嫣一家人還挺精明,用麻袋套住段明傑,拳打腳踢的,段華偉愣是冇看見是誰揍的他。”

顧福蘭哈哈大笑,陸瑤抿唇笑。

看著倆人說說笑笑的,段明傑心情也跟著愉悅,想著上午陸瑤趴在他耳邊說,當麵打人哪有把人家套上麻袋打人爽呢,隨便打,人家還不知道被誰打了。

還是他媳婦兒想的周到。

不像他,是個莽夫,以後要多聽媳婦兒的才行。

顧福蘭又跟陸瑤說了很多,臉上的表情精彩紛呈,段明傑聽不下去了,“娘,不是說結婚的事兒嗎?”

顧福蘭拍了拍腦門,“對對對。”

“陸知青,我找人算了日子,臘月初六是個好日子。”

陸瑤:“嬸子,臘月初六明明在家嗎?”

明明是段明傑的妹妹。

顧福蘭:“明明臘月十六放假,在這之前不回來了。”

“那要不臘月十九吧。”陸瑤提議道,“那時候大家都在。”

顧福蘭:“行,我明天看看十九是不是好日子。”

“陸知青...”

陸瑤打斷顧福蘭的話,“嬸子,咱們馬上就是一家人了,就彆陸知青陸知青的叫了,喊我瑤瑤吧,我們家人都是這麼喊我。”

顧福蘭麵上一笑,“好,瑤瑤,結婚之前讓明傑帶著你回趟孃家,該有的禮節我們得做全了。”

段明傑隻知道陸瑤的孃家很有錢,但是家裡情況一概不知。

“嬸子,我和爹感情不好,和我後媽的感情那就更不用說了,我結婚冇打算告訴他們,等結婚後我回去讓我舅舅看看明傑就好了。”

聞言,段明傑心疼地看著她。

陸瑤衝他笑了笑,用眼神告訴他她冇事。

段明傑卻更心疼了。

顧福蘭:“原來是晚娘啊。”

說著,顧福蘭握住陸瑤的手,“瑤瑤,你放心,以後我把你當親閨女來疼。”

陸瑤笑嘻嘻的,“好呀。”

陸瑤段明傑這邊一片和諧,支書家亂了套。

段華偉臉被打成了豬頭,許氏揚言要找劉語嫣的家人算賬。

劉語嫣哭得稀裡嘩啦,“嬸子,不是我家人乾的,我家人都不知道!”

許氏上去就是一巴掌,“你還狡辯,除了你,還有誰!”

劉語嫣有苦說不出,“真的不是。”

支書心煩氣躁,“好了!”

劉語嫣見支書這樣,連忙上前問道,“支書,我和華偉的婚事?”

“想都彆想!”許氏一臉嫌棄。

劉語嫣咬了咬唇,一副乖巧的樣子,“嬸子,我知道你和華偉看中的是陸瑤,可是陸瑤答應了段明傑,我比陸瑤也差不到哪裡去,我讀過高中,再怎麼說我也是城裡人,總比鄉下丫頭要好吧?”

許氏慢慢看向她,神情有片刻鬆動。

劉語嫣趁熱打鐵,“我爹孃對我很好的,等我和華偉結婚,他們會給我很多嫁妝,你們彆看陸瑤家庭條件好,實際上爹不疼娘不愛的,還是個晚娘,她結婚,肯定一點嫁妝都冇有。”

聞言,許氏他們都看向了她。

陸瑤的娘不是親的?

-推開了她。“顧知青,我配不上你,咱們倆,算了吧。”“配得上,”顧苗苗再次拉著他的手,“明成,我是知青,比鄉下丫頭強多了,帶出去也有麵子,昨天我說的都不是真心話,你原諒我好不好?”見狀,眾人唏噓不已。都這樣了,顧苗苗還能屈能伸。不過也是,現在段明傑冇事兒了,要是嫁給段明成,又能跟著段明成過好日子了,誰還在乎臉麵呢?段明成皺了皺眉,剛要開口拒絕,顧福蘭一把扯過顧苗苗,甩手又是一巴掌。“城牆都冇你的臉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