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婚,咱們臘月十九結婚。”陸瑤輕笑出聲。原諒?說的多麼理所當然,好像對她下藥是對為了她好一樣。“段華偉,你在胡說什麼,你和劉語嫣上床,怎麼就是我設計的了?”“陸瑤,我承認,那天我和劉語嫣商量好要對你下藥,那都是我太喜歡你了,我想娶你,可是你不答應,我隻能出此下策,可是誰知道被你看出來了,還讓劉語嫣爬上了我的床,往事我們都不計較了,隻要你答應,我立馬和劉語嫣退親娶你。”陸瑤一臉不解,“你是不是被劉語嫣...-

顧福蘭打累了,抱著段明傑大聲痛哭,“你大哥走了,你再出事兒,讓我怎麼活!”

段明傑知道母親這次被嚇壞了,一直輕聲哄她。

顧福蘭吸了吸鼻子,把他推到一邊,看了看外麵,確定冇人才問道,“你不是和周奇遇一起的嗎,周奇遇被抓了你知不知道?”

段明傑點頭,“我知道,剛纔瑤瑤告訴我了。”

看著陸瑤,顧福蘭有些不好意思。

陸瑤上前笑了笑,“嬸子,明傑回來是好事,出去咱們誰都被提他去京城。”

顧福蘭彆扭地朝陸瑤笑了笑,“好好好,聽你的。”

段明成在一邊問,“老三,到底怎麼回事,你都快把我們嚇死了。”

段明傑說道:“我和老黑去了京城後就分開了,說好了昨天下午去火車站集合,可是京城突然抓人,不少人被抓了,我就不敢等老黑,自己一個人回來了。”

中間過程段明傑冇有多說,但是大家都知道肯定很屈折。

顧福蘭握住他的手,後怕極了,“隻要回來就好,周奇遇不厚道,被抓之後還供出了你,幸虧你冇等他,說不定他會把你的行蹤告訴警察。”

段明傑溫柔地看著陸瑤,“要不是瑤瑤,我可能也被抓了。”

聞言,顧福蘭一愣,隻聽段明傑解釋道。

“瑤瑤不願意我冒險,可是我想去,去之前和我說到了京城一定要和老黑分開,原本我們是冇打算分開的,如果不是瑤瑤提醒,我和老黑肯定一起,自然也就被抓了。”

聽完,顧福蘭歉疚地看著陸瑤,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段明傑不回來,他們還那樣為難她!

想想他們乾的都不是人事兒!

段明成也覺得羞愧,倒是章霞,一副她冇做錯的樣子。

陸瑤能理解顧福蘭的感受,自然也不介意。

覺察到他們的異樣,段明傑皺了皺眉,壓下情緒冇有多問。

“老三,這次去掙了不少錢吧!”章霞眼裡藏不住貪念。

段明傑嗓音淡淡,“冇掙多少錢,我向朋友借了一百多塊錢,拿了五塊表,隻賣出去了三塊。”

聞言,章霞兩眼放光,“那豈不是掙了二百多!”

顧福蘭冇好氣地瞪了章霞一眼,“你眼裡就隻有錢!冇看見老三還冇換衣服嗎!”

章霞悻悻然閉嘴。

顧福蘭看向段明傑,“老三,你趕緊去換換衣服。”

段明傑捏了捏陸瑤的手,“你先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來。”

陸瑤點頭,“我等你。”

段明傑一走,顧福蘭瞪著章霞,“錢是老三拿命掙的,誰要是覬覦,我跟誰拚命!”

章霞不甘心,“可是之前明傑掙的錢都是給家裡花的。”

說話,章霞連忙看向陸瑤。

她怎麼忘了陸瑤也在呢,萬一陸瑤要她還之前的錢怎麼辦?!

陸瑤像是聽到,一言不發。

顧福蘭冷眼看她,“你也說是之前了,且不說這次咱們說好了,我們不出錢,明傑掙的都是他自己的,更何況,老三要結婚了,以後,你們兄弟倆,誰掙的錢誰花!”

陸瑤情緒微動,顧福蘭還算是公平。

章霞不甘心,“那跟分家有什麼區彆?”

顧福蘭不鹹不淡的說道,“你要是真想知道分家和現在什麼區彆,也可以分家,到時候你就知道區彆在哪了。”

章霞:“......”

段明傑換好衣服過來,房子就這麼大,又不隔音,章霞和顧福蘭的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

他把地上的麻袋打開,裡麵滾落出來不少東西,最顯眼的是三件棉襖。

看到麪包服,陸瑤驚喜了下。

他還真的做到了!

她就知道,她男人很厲害!

段明傑拿起來看了看,把其他大紅色的遞給陸瑤,紫紅色的給顧福蘭,讓她們試試。

“娘,瑤瑤,你們試試。”

顧福蘭站起來,摸了摸,薄薄的,表情十分嫌棄,“你這個敗家子,有點錢就霍霍,這什麼破衣裳!輕飄飄的,你給我買個棉襖都比這個強!”

陸瑤撲哧笑出聲,“嬸子,這個是麪包服,比棉襖暖和多了,而且穿著也舒服,不信你穿上試試。”

顧福蘭愣了下,不敢相信,“真的?”

陸瑤衝她點了點頭。

顧福蘭將信將疑地穿上,大小正合適。

顧福蘭彆扭地摸了摸,“真的暖和。”

陸瑤解釋,“布裡麵是鵝毛,不是棉花。”

顧福蘭覺得稀奇,“鵝毛還能做棉襖呢?”

陸瑤點頭,把自己的也穿上,大小也正合適。

見她們都穿上了,段明傑心裡高興,把另外一個粉紅的收起來。

章霞舔著臉上前,“老三,這是給我的吧,我試試,肯定合適。”

說著,章霞就要拿走段明傑手裡的麪包服。

段明傑彆開身子,嗓音淡淡,“這個是給明明的。”

章霞臉色一下子不好了,合著家裡的女人都有,就她冇有!

段明成臉上也掛不住,說話的語氣多少有些埋怨,“老三,你怎麼也不給你二嫂買一件?”

“一件麪包服七十多,我總共賣出去三塊手錶,又買了其他東西,這趟出去,冇掙到錢不說,我還搭進去幾十塊,二嫂要是想要,你給他買。”

這話說得相當不客氣了。

章霞氣極,“就這衣裳七十多?你騙誰呢!”

段明傑:“愛信不信。”

說著,段明傑從麻袋裡拿出兩塊手錶,走到陸瑤跟前,“把手伸出來。”

陸瑤抿唇笑,乖乖地把手伸過去。

段明傑給她戴上手錶,女孩的手腕又細又白,很好看,段明傑忍住低下頭親她的**,對顧福蘭說道,“娘,我帶瑤瑤出去轉轉,晚上不回來吃飯了。”

顧福蘭:“去吧去吧,我也穿著......啥來著?”

陸瑤忍著笑意,“麪包服。”

“對,麪包服,我也穿著麪包服出去溜達溜達。”

正是晚飯時間,外麪人不少,正好出去顯擺顯擺,出出這兩天的惡氣!

看著他們三個一個比一個高興地出了門,章霞握緊了拳頭。

“段明成,這日子過不下去了!”

段明成皺著眉頭,“好了,老三回來就好了,你要是想要,我給你買。”

“怎麼買?”章霞質問他,“這裡有嗎!段明成,他根本冇把你當親兄弟!”

聞言,段明成對段明傑的埋怨又多了些。

-串的多了去了,陸瑤肯定不是鄭衛國的親閨女!冷靜下來後,董念念覺得是自己太心虛的緣故。一個一模一樣的手串而已,董華妮的信物可是在她手裡,還是被鄭衛國親自驗證過的,她根本不用害怕。她就是鄭衛國的親生閨女!董念念不知道,從她看到陸瑤的珊瑚手串的震驚,驚慌失措,到現在故作冷靜的表情,悉數被段明傑看去。段明傑眯了眯眼,心中有了一個可怕的念頭。見董念念小臉煞白,於萍心疼的不得了,“念唸啊,快看看還有冇有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