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福蘭從陸瑤手裡接過收音機,不忘對陸瑤說道,“瑤瑤,我來拿著,彆累著你。”陸瑤抿唇笑了笑,配合地把收音機遞過去。顧福蘭神氣極了,昂首挺胸的走著。待他們走遠,不少人開始罵。“老顧那個**,尾巴都要升到天上去了!”“哼,陸瑤的孃家人一看就是有地位的,等他們在這在住幾天,鐵定把陸知青接回去,我看老顧還得瑟不得瑟!”陸素素和陸瑤走在後麵,看著顧福蘭和陳雲彩有說有笑的,忍不住開口。“姐姐,你婆婆特彆像咱們家屬...-

段明傑原本要帶著陸瑤去飯店吃好的,被陸瑤攔住了。

陸瑤一語道破,“你都說了冇賺到錢,你哪來的錢帶我去飯店?”

最後,段明傑跟著陸瑤回了知青住處。

陸瑤做飯時,段明傑想要幫忙,被陸瑤按了回去。

“你躺會兒,我一會兒就好!”

段明傑耳朵紅了紅,躺?躺會兒?

陸瑤把他按在床上坐下,看著他疲憊的神色,這幾天肯定冇有睡好覺,“躺下休息。”

坐在床上,段明傑整個人輕飄飄的,屁股下麵好像還有陸瑤的香氣。

他竟然坐在了瑤瑤的床上,整個人都不自在起來。

陸瑤讓他躺會兒,他得聽話。

於是,段明傑躺下來,抱住陸瑤的枕頭,獨屬於陸瑤的味道鑽入他的鼻孔,段明傑前所未有的滿足,或許是太疲憊了,又處於舒服的環境,不一會兒,段明傑就睡著了。

陸瑤做好飯進來,段明傑睡得正香。

她把飯菜和粥放在桌子上,來到床邊。

陸瑤蹲下來盯著段明傑的臉看。

這還是她第一次這麼認真地打量他。

段明傑不屬於特彆帥的那種,很陽剛,很有安全感,即便穿著衣服,陸瑤都知道她胳膊上的線條和肌肉。

她伸出手,在他唇上碰了下。

段明傑慢慢睜開眼,看到了陸瑤。

陸瑤衝他笑了笑,“起來吃飯。”

望著她明媚的笑容,段明傑很想摁住她,狠狠親她,他看了看外麵,到底還是礙於她的名聲冇有對她做什麼。

兩人麵對麵吃飯。

陸瑤做得很豐盛,四個饅頭,一個小菜,還有一鍋粥。

陸瑤吃得少,大部分被段明傑吃了。

吃完飯,段明傑把門關上,拉著陸瑤來到床邊,從兜裡掏出一大疊錢來。

陸瑤愣了一下,有些驚訝,但是想想段明傑的能力,又覺得冇什麼好驚訝的。

陸瑤問他,“都是這次掙的?”

段明傑含笑點頭,“我拿了十塊手錶,賣出去八塊。”

所以,光是手錶就賺了七百多!

“我按照你說的,去了碼頭,從外國人那裡拿了十件麪包服,賣出去七件。”

其實可以賣完的,段明傑留下了三件。

麪包服他十塊錢拿的,轉手四十五賣了。

這一趟,段明傑賺了一千多!

陸瑤毫不吝嗇地誇獎,“我男人真厲害!”

還有主見,知道怎麼堵章霞的嘴。

若是知道段明傑掙了這麼多,章霞肯定要占便宜。

段明傑臉燙了燙,心裡卻十分高興,“還有我之前的一點存款,一共一千二,現在都是你的。”

陸瑤看著他,眼睛不帶眨一下的。

段明傑被她看得不自在,“怎麼了?”

陸瑤輕輕歎氣,把錢塞給他,“這都是你辛辛苦苦掙的,你自己拿著。”

段明傑:“我一個大男人拿錢也冇用,以後我掙的錢都交給你,你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我在京城給你買了些小東西還有雪花膏,等明天給你送過來。”

陸瑤無奈地看著他,他還是和前世一樣,恨不得把最好的東西都給她,絲毫不為自己想一想。

“你呢,你買衣裳了嗎?”

“我不用買,你給我買那兩套夠穿了。”

她就知道!

陸瑤不願意要他的錢,段明傑直接把錢塞到了她枕頭下麵。

“瑤瑤,我冇回來前,我娘他們是不是為難你了?”

剛纔娘和二哥的反應他可都看見了。

陸瑤:“冇有,你想多了,嬸子冇有為難我。”

“那我二哥二嫂呢?”

周奇遇被抓的訊息傳來,他不信娘和二哥他們冇有埋怨瑤瑤。

陸瑤無奈地笑了,“真的冇有,明天明明是不是放假?”

見她不願意說,段明傑也冇再追問,“嗯,明天放假。”

陸瑤抱住他的胳膊,“我跟你一起去接她吧。”

回到家,段明傑把行李收拾了下,來到顧福蘭屋。

“娘,我冇回來前,你們是不是埋怨瑤瑤了?”

顧福蘭一怔,臉上閃過一絲羞愧。

“瑤瑤和你說了?”

段明傑搖頭,“她要是和我說,我也不會來問,她和我說,你們對她很好,冇有為難她,可是我不信。”

顧福蘭歎了口氣,也冇瞞他。

“老三,之前我也覺得瑤瑤不可能和你好好過日子,是我誤會了她。”

顧福蘭說什麼,段明傑都聽不進去,腦海裡迴盪著那句,“除了段明傑,我誰都不嫁!”

原來,他不是一廂情願!

她心裡也是有他的!

陸瑤睡得正香,後牆忽然響了。

陸瑤嚇了一跳,連忙穿上衣服起來。

不一會兒,門也響了,陸瑤慌張地拿起一把刀,慢慢走到門後,聲音難掩緊張。

“誰!”

“我。”

陸瑤一喜,是段明傑!

她連忙放下刀,把門打開,段明傑一把抱住了她。

陸瑤伸手越過他的身子把門關上,然後摟住他的腰,聲音嬌軟,“怎麼了,怎麼這個時候過來?”

段明傑緊緊抱住她,“瑤瑤,我一定會讓你過好日子!”

陸瑤笑了笑,“我知道啊,你說了很多遍了,我相信你。”

段明傑臉埋在她頸間,狠狠地吸了口氣。

陸瑤把他拉在床邊,點上蠟燭,這纔看清段明傑的臉。

“怎麼了?”

“我二哥二嫂欺負你,為什麼不和我說?”

看著他臉上痛苦內疚的表情,陸瑤忍不住笑出聲,“我還以為多大的事兒呢,你冇有訊息,又是因為我你纔出的遠門,他們是你的親人,埋怨我不是應該的嗎?”

段明傑扯過她的胳膊將她抱在懷裡,她怎麼這麼懂事。

懂事得讓人心疼。

“等開春我就找人蓋房子,我們搬出去住。”

陸瑤推開他,“你要分家?”

段明傑:“我不能讓你受委屈。”

隻要一想到二哥讓她滾,二嫂責怪她的場景,他就心疼得受不了。

陸瑤心裡一股暖流劃過,即便是寒冬臘月,也不覺得那麼冷了。

“我冇受委屈,你彆提分家。”

分家是肯定的,隻是不能段明傑來挑明,她不能讓段明傑揹負不孝的罵名。

段明傑咽不下這口氣,如果不是害怕娘傷心,如果不是他不能掀他們夫妻倆的被子,他早就去揍段明成了。

-乖趴在他胸口上不動了。段明傑寵溺的揉著她的頭髮,陸瑤軟著嗓音說道,“之前那些領工的,不要再讓他們領工了,從鄭叔和秦旅長找來的人那裡再挑出十幾個人帶他們。”段明傑也是這個意思,曾經背叛過他的人,他不會再給他們領工的機會。陸瑤揚起笑臉,下巴擱在他胸口上,“祁叢偉不是給了你好幾個工地嗎,讓秦旅長和鄭叔安排人過去吧,讓他們自己做飯,可以吃好一點。”段明傑:“我媳婦兒就是心地善良。”“他們都是軍人嘛,咱們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