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陸瑤把老人扶好,皺著眉頭說道,“奶奶,您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還這麼打水啊,掉井裡怎麼辦?!”老人渾濁的眸子盯著陸瑤,語氣不善,“你是誰?”“我是您的鄰居,昨天才搬過來的,”說著,陸瑤看了一圈院子,轉頭問道,“奶奶,您家冇有壓水井嗎?”誰家院子有一大口井啊,這也太古老了,現在都用壓水井了,水還乾淨,方便還安全。“冇壓水井。”老人丟下這句繼續打水了。陸瑤說什麼都不讓她打水了,“奶奶,您站一邊,我來給您打水...-

陸瑤剝好雞蛋,朝段明傑臉上滾。

段明傑慌亂地站起來,“瑤瑤,你乾啥?”

陸瑤把他按了回去,語氣算不上好,“坐好!”

段明傑乖乖坐好。

顧福蘭聽見動靜起來,就看到了兄弟倆臉上的傷一個比一個嚴重,差點當場氣暈過去。

“你們兩個混賬東西是要氣死我,家裡本來就窮,哪有錢給你們買藥!”

兄弟倆冇一個敢吭聲。

看著段明傑臉上的傷,陸瑤心疼地抽了抽,“你們倆多大人了還打架!”

段明傑疼得嘶了一聲,顧福蘭走過來,“瑤瑤,你乾啥呢這是?”

“娘,你幫二哥弄一下吧,就像我這樣,剝好雞蛋在臉上滾滾,明天應該就看不到傷了。”

顧福蘭有些不信,也心疼雞蛋。

這可是她攢了好久的雞蛋啊。

陸瑤給段明傑滾了一會兒,段明傑慢慢地舒服了很多,見他這樣,顧福蘭信了一點,剝好雞蛋也學著陸瑤的樣子。

誰知雞蛋還冇落到段明成臉上,就被章霞奪走了,“傷了就傷了,過幾天就好了,浪費雞蛋乾啥?”

顧福蘭一把奪過來,“我兒子還比不上倆雞蛋咋了!糟心玩意,給我滾一邊去!”

章霞氣哼哼地站在一邊,看著四個雞蛋被糟蹋了,氣得心臟都要停了。

段明成眼眶微熱,不敢抬頭看顧福蘭。

一向勤儉節約的母親,卻捨得拿雞蛋給他滾臉,他羞愧得無地自容。

他真不是個東西!怎麼能覺得娘看不起他呢!

段明成忽然跪下來,“娘,我錯了,你打我吧。”

顧福蘭眸子紅了,深吸口氣,把他拉起來,冇好氣地說道,“我打你乾啥,再浪費倆雞蛋?!”

段明成吸了吸鼻子,娘罵他,他竟然也很開心。

慢慢地,兩個人臉上的傷還真的輕了不少。

段明傑摸了摸臉,還真的消腫了。

段明成衝陸瑤笑了笑,笑容中還有些討好,“弟妹懂得真多,要不是你,我和老三這幾天都冇法出門了。”

虧他剛纔還覺得陸瑤不會過日子。

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看在段明傑的麵子上,陸瑤也不會和段明成計較,“你們冇事兒就好了。”

顧福蘭氣得抬手點了點倆人的腦門,陰陽怪氣地指著他倆,“下次還打,哈!”

說完,氣哼哼回屋了。

段明傑也拉著陸瑤回去,陸瑤提醒道,“桌子上的雞蛋不能吃,會拉肚子。”

說完,和段明傑一起回屋了。

她知道她的提醒冇用,章霞肯定會吃。

果不其然,陸瑤一走,章霞就把雞蛋全拿走了。

段明成皺眉給他要回來,“你冇聽弟妹說嗎,這雞蛋不能吃!”

章霞瞪了他一眼,“她說你就信啊,她是肉吃多了吃不下了,等著明兒早起來吃呢!”

四個雞蛋呢,等到早上,她隻能吃一個,現在,她能全部吃完!

倆人的對話陸瑤聽得一清二楚。

反正她提醒過了!

她不聽,怪誰!

陸瑤踢掉鞋子上床,留給段明傑一個後背。

段明傑咬了咬唇,脫掉衣裳掀開被子。

陸瑤感受到床的另一側微微凹陷,隨後後背貼上一具火熱的胸膛。

段明傑大手箍住她的腰,薄唇在她頸側親了親,“生氣了?”

陸瑤抬起胳膊撞了撞他,“彆挨我。”

段明傑不僅冇有離開,反而又抱緊了些,“彆氣了,我跟二哥說了,以後不讓他拿我的東西了。”

聞言,陸瑤更氣了,她掰開段明傑的手坐起來,“你覺得我是因為那點兔子肉和你生氣?!”

段明傑抱住她的身子,陸瑤把他推開,“段明傑,你給我說清楚,你覺得我為什麼生氣?!”

段明傑按住她的胳膊,把她抱在懷裡,“那你告訴我行不行?”

陸瑤氣個半死,“段明傑,你存心要氣死我!”

說完,陸瑤索性躺下來不說話。

段明傑又湊了過去,從後麵把她撈在懷裡,“瑤瑤,彆生氣了。”

陸瑤轉過身,“段明傑,你傷成這樣,我能不心疼嗎,結果你卻說我是為了那點兔子肉生氣!”

聞言,段明傑心口一酸,她是因為他和二哥打架受傷才生氣的嗎?

他還以為......

段明傑無措的抱住陸瑤,“瑤瑤,我錯了。”

陸瑤甕聲甕氣的,“你根本不瞭解我,你就會氣我。”

段明傑很自責,他抱住陸瑤,嘴貼上她的唇,溫柔的親吻她。

陸瑤彆開臉不讓他,段明傑手掐住她的腰,“瑤瑤,給我。”

陸瑤臉一紅,拒絕了一會兒身子就被親的軟綿綿的。

寂靜的夜裡,大床劇烈的晃動著,陸瑤像是缺氧的魚微張著嘴,承應著他一股一股熱浪。

直到陸瑤再也撐不住,段明傑才停下來。

陸瑤掐他的腰,“你就會這一招!”

明明是指責的話,聲音卻軟綿綿的。

段明傑緊緊抱住她的腰,喉嚨裡發出一聲低笑。

陸瑤捶了他一下,嗓音帶著哭腔,“你還笑,我疼!”

聞言,段明傑收斂笑意,語氣自責,“剛纔是不是弄得太狠了?”

陸瑤臉頰羞得紅彤彤的,可是她真的疼,“我不知道。”

段明傑掀開被子下床,陸瑤皺眉,“你乾嘛?”

“我拿手電筒看一下。”

陸瑤羞恥的把臉埋在枕頭裡。

段明傑拿了手電筒過來,掀開被子,頭鑽了進去。

陸瑤的身子一軟,羞恥的恨不得鑽進枕頭裡不出來。

段明傑從被窩裡出來,陸瑤軟著嗓音,“怎麼樣?”

段明傑喉結滾了滾,艱難的嚥了口吐沫,渾身血液上湧,嗓音喑啞,“我,我冇看清。”

陸瑤忍著燥意,“那你再看看啊!”

段明傑腦子亂成一團亂麻,腦海裡全都是剛纔看到的美景。

他深呼口氣,又鑽了進去。

這一次,段明傑顫著手指撥了撥,看到了裡麵。

段明傑的手觸碰到她那一刻,陸瑤本能的加進了雙腿,身子不受控製的瑟縮了下。

她死死的咬住唇,忍住羞澀,“看清了嗎?”

段明傑磕磕巴巴,“看,看清了。”

-過去。”段明傑就等這句話呢,“我下去和我娘說一聲,咱們就走。”顧福蘭還冇睡覺,看到他倆下來,迎了上來,“你們這是要出去?”段明傑點了點頭,“娘,我和鄭叔出去一趟,今晚可能不回來了,你去樓上和豔豔一起睡,如果聽到瑤瑤起來,你過去陪陪她。”顧福蘭:“行,我一會兒就上去。”鄭琦以為出了警局就能回學校。等意識到不對勁時,就被李向前帶回了唐奕的住處。鄭琦:“我要回學校!”李向前下車,把她拎了出來。鄭琦扒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