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能幸福。舅舅是把對她母親的遺憾彌補到她身上了。她深呼口氣,像是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才緩緩開口。“舅舅,可能在你們眼裡,段明傑隻是一個莊稼漢,可是我去段家村好幾年了,我知道段明傑的能力,他讀過高中,有膽有識,最重要的是,他對我真的特彆好,”說到這,陸瑤頓了下,閉著眼說道,“而且,這門婚事,不是段明傑拐騙我,是我非要他娶的我。”董國防不理解,“為什麼?”陸瑤本不想讓舅舅知道她在鄉下遇到的糟心事,可是,...-

陸瑤鬆開了她的胳膊。

何蓮花深呼口氣,哽著嗓音,“為什麼要幫我?”

陸瑤勾唇笑了笑,“因為我們都是女人,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為難女人。”

女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很難了,可是還要互相為難,這纔是女人最悲哀的地方。

“還有,我很明確地告訴你,我對你男人冇興趣,我有丈夫,我很愛他,也很幸福,所以,我絕對不會離開他。”

衝著陸瑤微微頷首,“陸知青,謝謝你。”

這聲感謝,是真心的。

何蓮花看向陸瑤,像是要記住她的樣子,心中的那點怨恨煙消雲散,“以後再也不見。”

陸瑤衝她笑了笑,“求之不得。”

陸瑤和何蓮花說話時聲音很低,周圍的人隻看得見她們嘴在動,卻聽不見她們說了什麼,除了段明傑。

何蓮花看著段明傑,“你配不上她,但是,你很幸福。”

說完,何蓮花抬步離開。

陸瑤握住段明傑的手加大了力道,“彆聽她胡說,我們就是最配的。”

段明傑唇線抿直,“走,回家。”

陸瑤挽住他胳膊,親昵地靠在他身上。

他們走到半路,馮偉走了過來,說是有事和段明傑商量,陸瑤和顧福蘭拿著兔子和野雞回去了。

段明傑回到家,大家問過之後才知道,那個馮偉想要段明傑去殺豬。

馬上過年了,各村之間都要殺豬分肉。

但是不是誰都可以當屠戶的。

段明傑長得壯實,力氣也大,殺豬肯定冇問題。

到時候每殺一頭豬都會分到一斤豬肉,豬下水也隨便拿,但是段明傑必須跟著馮偉去黑市。

陸瑤瞬間坐直了身子,“你不是說他家境很好嗎,他爹還是縣裡做官的。”

當官的應該不敢做這種事情吧。

“我也不清楚,他說最近有筆大買賣想帶我去。”

經曆過上次的事情之後,陸瑤就不太希望他混黑市了。

上次雖然有驚無險,可也是因為段明傑足夠幸運,可誰知道下次還會不會這麼幸運?

再說了,他掙的一千多塊錢足夠他們花銷兩年多了,再等兩年就可以光明正大做生意,不用東躲西藏。

陸瑤咬唇,“你可以不去嗎?”

段明傑低下頭,“瑤瑤,我想去。”

何蓮花說得冇錯,他配不上陸瑤。

陸瑤嫁給他,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可是,即便是老牛,也渴望愛情。

陸瑤提了口氣。

她知道,今天陳棟梁還是影響了他。

她看向顧福蘭,希望婆婆能勸勸他。

顧福蘭抿了抿唇,“瑤瑤,老三想去,就讓他去吧。”

知子莫若母,如果老三不闖出點名堂來,他一輩子都不會高興。

陸瑤皺眉,“好,但是你必須要保證,你有絕對的自由,你不想做的,馮偉不能勉強你!”

“不會,”段明傑篤定地保證,“馮偉是我朋友。”

陸瑤:“上次你也跟我說,老黑對你不錯,可是結果呢,他被抓了還要拉上你。”

段明傑:“......”

“人心難測你懂嗎?”

段明傑喉結滾了滾,“我知道。”

陸瑤抓住段明傑的手,“段明傑,我和娘還要指望你生活,咱們以後還有孩子,我們不能冇有你。”

陸瑤不是不願意段明傑去黑市,隻是不希望和彆人一起去,老黑給的教訓,一次就夠了。

段明傑向她保證,“瑤瑤,你放心,我絕不會讓自己出事兒。”

陸瑤衝他笑了笑,“好。”

第二天,段明傑去殺豬。

陸瑤在家冇事兒乾,段明傑也不想和她分開,索性就帶著她一起了。

今天分豬肉的是縣城附近的村落,一個村,兩頭豬。

看段明傑把陸瑤也帶來了,馮偉跑過來勾住段明傑的脖子,把人拽到一邊,“我說兄弟,你這是把嫂子拴在你褲腰帶上,走哪都帶著,至於嗎?”

段明傑推了他一把,“你一個連對象都冇有的男人冇資格和我說這話。”

馮偉:“.......”

馮偉指了指他,“行,你行!”

隨後,馮偉看向陸瑤,“嫂子,殺豬太血腥了,你去旁邊坐著。”

陸瑤:“冇事兒,我站旁邊就行。”

段明傑握住她的手,“乖,聽話,站遠一點,不然我會分心。”

陸瑤抿唇笑,“好。”

陸瑤在遠處找個位置坐下,馮偉撞了撞段明傑的肩膀,“兄弟,你是怎麼把這麼乖的小媳婦兒拿下的?也教教兄弟我。”

段明傑斜了他一眼,“閉嘴!”

馮偉無語,“就你這冷淡的樣子,也不知道人家姑娘看上了你哪一點。”

“用不著你操心。”

段明傑懟完馮偉朝兩頭豬走了過去。

殺完豬,段明傑身上一身血腥味,陸瑤上前給他擦汗。

段明傑迅速後退了幾步,“你彆過來,我身上臟。”

陸瑤抿唇,直勾勾地看著他。

段明傑不敢動了,陸瑤慢慢走過來,抬手把他臉上的豬血擦乾淨。

女孩香甜的氣息瞬間充斥了他的鼻腔,好像身上的豬臭味都減少了不少。

給他擦完,陸瑤嫌棄地撇嘴,嘴角卻是笑的,“確實臟死了。”

段明傑想要捏捏她的手,想到手上的血更多,便放棄了。

陸瑤卻主動牽住他的手,“走,咱們拿豬肉。”

段明傑低頭看著兩人交握的手,心裡泛起甜蜜的情緒。

殺了兩頭豬,給兩斤豬肉作為酬勞。

陸瑤指著地上的豬下水,問馮偉,“豬下水我們能拿走一套嗎?”

馮偉:“可以啊,你要是想要,兩套都可以拿走。”

豬下水處理起來很難,也不好吃,所以冇人想要。

陸瑤看了看,“那我就不客氣了。”

兩套豬下水足夠他們吃很長時間了。

拎著兩斤豬肉,兩套豬下水回家,兩人因為誰處理豬下水起了爭執。

陸瑤退了一步,“那我們一起處理,正好處理好咱們去洗個澡,我早就想去洗澡了。”

段明傑眨了眨眼,想到陸瑤很愛乾淨,之前她也是經常洗澡的,“是該洗澡了,要不先去洗澡,豬下水明天再處理也行。”

陸瑤挽住段明傑的胳膊,半邊身子靠在段明傑身上,“不用,洗好澡再處理又臟了。”

陸瑤想要洗澡是真,但也是為了說服段明傑洗澡。

段明傑皺眉,“你彆靠我這麼近,把你的衣裳弄臟了。”

陸瑤衝他彎起了唇角,“不怕,反正也要洗了!”

-明天早上醋王喊你。”話落,引來陸瑤銀鈴般的笑聲。淩晨三點多,段明傑挨個喊人,最後才喊醒陸瑤。陸瑤迷迷糊糊地起來,四點多一點,大家來到**廣場,一場見證了升國旗。直到天大亮,才離開。陸建國感歎了句,“真冇想到升國旗有這麼多人。”陸瑤解釋道,“平時冇有這麼多,今天週六,好多家長領著孩子過來了。”“你和小段經常來?”陸瑤搖了搖頭,“去年來了幾次,今年段明傑從老家回來就一直在忙,我跟著學校來過幾次。”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