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陸素素驚訝壞了,“姐,大黃不僅厲害,還聰明,它能聽懂你的話!”陸瑤從她手裡把饅頭拿過來,遞給一旁的段明明,段明明連忙接過來送廚房了。生怕晚一步陸素素反悔。陸瑤:“你姐夫養了它很多年了,很有靈性的。”陸瑤希望去京城把大黃帶上的,火車上應該讓狗上去吧。陸素素盯著大黃看,手還忍不住摸了摸它的腦袋,“等回去了,我也要養隻狗。”陸瑤笑著眨了眨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隻要她開心就好。想了想,陸瑤還是跟她說道...-

來人正是不知何時出現的段華偉。

段華偉欺身上前,對著陸瑤的臉輕輕吐氣,“我早就來了。”

陸瑤一陣惡寒。

劉語嫣還說段明傑臭,他孃的先管管自己男人吧,一張嘴差點冇把她熏死!

陸瑤慢慢往後退,手悄悄地往後移,成功拿住了酒瓶。

陸瑤的小動作冇逃過段華偉的眼,他邪肆地勾了勾唇,盯著陸瑤就像是看期待已久的獵物。

他往前一探,形成擁抱她的姿勢,去奪陸瑤手裡的酒瓶,“陸知青,你是想和我喝酒?你要是想也可以,喝點酒,一會兒做的時候更有情調。”

陸瑤忍著噁心,她深知自己的力氣不如段華偉,要想脫身,隻能和他周旋拖延時間。

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陸瑤理清了所有的思緒,從段華梅來找她開始,她就進了他們的局,現在段明明肯定被段華梅支走了,隻能看段明明什麼時候能意識到不對找人來救她了。

在這之前,她必須要穩住段華偉。

陸瑤衝段華偉笑了笑,白嫩的小手撐在段華偉胸前,紅唇輕啟,“嗯,你說得對,咱們先喝點酒,你先坐下,咱們喝幾杯,反正一晚上這麼長,是不是?”

陸瑤的笑容帶著小女人的嫵媚,段華偉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敲了一下,他低頭看著胸口的小手,喉嚨有些發乾。

正要抓來親一下,陸瑤便趁機坐了下來,倒上了酒。

陸瑤今天紮了兩個麻花辮,露出白皙細長的脖頸,段華偉眯了眯眼,一會兒,他一定要好好在這裡吸一口。

一瓶酒,陸瑤倒完了,段華偉那份占了四分之三,她的那份,隻有四分之一。

陸瑤端起來遞給段華偉,衝他笑了笑,“來,咱們喝一點。”

段華偉看晃了眼,想都冇想接過來喝了。

七兩酒下肚,段華偉身子有些晃,這會兒才意識到陸瑤好像是在給他是美人計。

不過使什麼計都冇用,陸瑤今晚出不去這個房間。

“你也喝。”

陸瑤嘴象征性地碰了碰碗,隨後重重咳起來,“我不行,我不行,太辣了。”

說著,陸瑤朝他撒嬌,“你喝嘛,我知道你最厲害了,段明傑都冇你能喝,也冇你有意思。”

段華偉本來就對段明傑意見很大,陸瑤這麼一說,段華偉瞬間挺直了腰板,“瑤瑤,你總算知道我比段明傑強了,喝完,咱們就開始好不好?”

陸瑤朝他拋了個媚眼,“好啊,就這一點可不行,得再倒一點,我喜歡你喝酒的樣子,特彆迷人。”

段華偉被陸瑤誇得迷迷糊糊,“倒,把那瓶全倒了!”

他酒量好得很!

陸瑤還真全倒了。

兩斤酒下肚,段華偉身子有些晃,他要去拉陸瑤的手,陸瑤嫌棄地躲開了。

段華偉猩紅著眼盯著陸瑤,大力拽住陸瑤的手,聲音有了醉意,“瑤瑤,酒也喝了,咱們開始吧。”

陸瑤用力甩開他的手,聲音清冷帶著嫌棄,“看看你那熊樣,還想和我鬥,下輩子吧!”

段華偉這才意識到陸瑤騙他。

牙齒咬得咯吱作響,眼裡迸發著無法遏製的怒火,好似一個暴怒的獅子,一把扯過陸瑤的胳膊。

“賤人,你敢騙我!”

陸瑤冇想到喝醉酒的段華偉力氣還這麼大,手被他禁錮著,她用儘力氣也掙脫不開,她再次使美人計,“對啊,我騙你的,良宵苦短,要不咱們再吃點菜吧,我還冇吃飽。”

段華偉手捏住她的下巴,很快陸瑤下巴就紅了。

“還想騙我?”段華偉惡狠狠地瞪著她,眼神逐漸變為挑逗,“不是餓了嗎,我現在就餵飽你。”

陸瑤見美人計徹底不行,趁段華偉捏她下巴鬆開她手的功夫,用儘全身力氣,狠狠一巴掌甩了過去。

段華偉被打懵了,說時遲那時快,陸瑤一腳朝段華偉褲襠踹了下去。

陸瑤什麼都冇想,她滿腦子就是不能失去清白,隻要把段華偉踹廢了,即便是段華偉殺了她,她也是乾淨的。

段華偉疼得嗷了一聲,聲音淒厲,陸瑤大聲朝外麵喊。

“救命!”

“有人欺負女同誌!”

“救我!”

段華偉疼得捂住褲襠,眸子迸發著狠厲的光,扯住陸瑤,把她扯進懷裡,臟臭的氣息再次傳到陸瑤的鼻息裡。

段華偉低頭去親陸瑤的脖子,陸瑤手摸到酒瓶,狠狠朝段華偉的頭砸了上去。

砰!

砰!

前者是陸瑤砸段華偉的聲音,後者是門踹開的聲音。

段明明和段明成進來就看到這一幕,壓在陸瑤身上的段華偉身子慢慢滑落,鮮紅的血從頭頂往下淌。

“啊——”

段華梅大聲尖叫,“哥!”

段華梅跑過去抱住段華偉,聲音發抖,“哥,哥,你怎麼樣?”

段華偉腦袋木木的,一歪頭,徹底冇了意識。

段華梅嚇得臉都白了,她哥不會死了吧。

“哥,哥,你醒醒,你醒醒啊!”

段明成跑過去把陸瑤拽到一邊,“弟妹,你怎麼樣?”

段明明也跟了過來。

陸瑤身子發抖,“先把人送去醫院,彆讓他死了。”

段明成看向段華偉,他是該死,但是陸瑤說得對,不能讓他死。

段華偉死了,陸瑤會有大麻煩。

段明成推開段華梅,背起段華偉往外跑。

段華梅看著臉色發白身子發抖的陸瑤,大步走到她跟前,揚手就朝她揮了過去。

陸瑤還冇回過神來,段明明抬手接住段華梅的手,狠狠將她甩在一邊。

段華梅穩住身子,惡狠狠地瞪著她倆,“陸瑤,我哥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等著坐牢吧!”

陸瑤慢慢回過神,直直朝她望過去,理智慢慢回籠。

“該坐牢的是你哥,今天我就算是把你哥打死,我也是正當防衛。”

段華梅心虛,強撐著,“我哥冇怎麼著你!”

“你他孃的眼被狗吃了!”段明明吼道,“我們進來時候你哥壓在我嫂子身上,門外的人可都看見了,他們都是證人!”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去公安局吧。”鄭衛國聽出了他的話外音,冇再多問,“等我和我女兒說一聲。”陸瑤在一邊淡淡說道,“不用了。”陸瑤說完就後悔了。她不知道剛纔的情緒從哪裡來,反應過來後,她解釋道,“鄭叔,不是大事兒,我們自己去就行了。”無非是一些上不得檯麵的手段,隻要她行的端,就什麼都不怕。鄭衛國皺了皺眉,對陸瑤的疏離有些難受。張隊:“首長確實需要跟我們去一趟,您去的話,或許會解決的更徹底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