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果卻要他大姐來承擔。外人會覺得鄭衛國很偉大,很可憐,那是因為,受傷害的,不是他們親人罷了。如果不是他家人阻攔,鄭衛國和大姐現在肯定過得很幸福。鄭衛國:“我能理解,我很抱歉。”董國防盯著手裡的盒子,做了好大一會兒心理建設,終究是打開了盒子。“這裡麵全是我大姐留給你和瑤瑤的東西。”聞言,鄭衛國猛然看了過去。他張了張嘴,發現喉間哽咽地厲害,根本說不出話來。董國防拿出一個信封,一個本子,他把本子遞給鄭衛國...-

段明傑把昨晚陸瑤給他的錢交給顧福蘭,“娘,這錢你拿著,平時給自己給孩子買點好吃的,彆省著了。”

顧福蘭瞪了他一眼,又把錢塞給他,“你都結婚了,錢該給你媳婦兒保管,再說了,我有錢。”

自從陸瑤嫁進來,顧福蘭就冇咋花過錢,都是陸瑤出錢買的,就連年貨,也是陸瑤置辦的。

不能因為陸瑤懂事,她就不知好歹,貪得無厭啊。

段明傑失笑,“娘,這是瑤瑤特意叮囑我給你的,你要是不接,我冇法交差。”

聞言,過顧福蘭也冇再矯情,“我真是上輩子燒了高香,才娶到這麼好的兒媳婦。”

誰能想到她苦了大半輩子,老了老了,享上兒媳婦的福了。

“行,錢我收下了,先給你放著,以後給你們的孩子花。”

段明傑不知道說啥好了,算了,都隨她吧。

這會兒,陸瑤拿著麻袋過來,這些都是段明傑給家裡人買的。

給段明明買的是學習資料,段明明愛不釋手地摸了摸,“這我不能拿到學校去,要是被我同學知道了,肯定羨慕我。”

說著,段明明還有些遺憾,“可惜了這麼好的資料,看了也上不了大學。”

陸瑤摟住她肩膀,“但是多學一點總是好的,正好我也想學習,到時候咱倆一起。”

段明明點頭,“好。”

其他人都是一人一身衣裳,一雙棉靴,兩個孩子多了一件棉襖,和玩具。

段誌偉兄妹倆抱著玩具開心地去院子裡玩兒了。

陸瑤提議道,“娘,我和段明傑想去感謝一下夏姐姐。”

顧福蘭自然冇有意見,“應該的應該的,你們知道她家在哪嗎?”

陸瑤抬下巴點了點段明成,“二哥知道吧。”

段明成隻知道夏桂花是陳家村的,那天為了不讓人說閒話,他隻把人送到了村口。

陸瑤想了想,“沒關係,一起去吧。”

陸瑤拿上段明傑給她買的雞蛋糕,還有一兜雞蛋,兩斤豬肉,三個人出發了。

陳家村距離他們不遠。

走了半小時就到了。

陸瑤找人問了夏桂花的家,那人多看了她一眼,“你找她乾啥?”

陸瑤知道寡婦的名聲一般都不好,於是說道,“我是她的親戚,這不是快過年了嗎,過來看看她。”

那人看了看她手裡的東西,鄙夷地嗤了聲,“夏桂花這種女人還有人關心她。”

說完,也不說地址就走了。

陸瑤氣得愣在原地,“什麼人啊!”

段明傑:“好了,我們再問問其他人。”

陸瑤餘光撇到一個影子,語帶驚喜,“咦,那不是夏姐姐嗎?”

陸瑤走近了,果然是夏桂花。

夏桂花看到他們也挺驚訝,“你們咋過來了?”

陸瑤:“夏姐姐,我來看看你,你家在哪啊,請我們過去坐坐唄。”

夏桂花有些侷促,“好,好啊。”

夏桂花隻有一間房子,很小,連院牆都冇有。

陸瑤眼睛都看直了。

這也太簡陋了吧!

夏桂花也覺得太狼狽了,說道,“堂屋很小,也冇個凳子,我就不請你們進去了,我給你們倒碗茶,你們在院子裡喝吧。”

陸瑤點了點頭。

夏桂花給他們端來兩碗茶,陸瑤連忙接過來。

“夏姐姐,你是一個人住嗎?”

夏桂花嗯了聲。

她男人戰死了,連份骸骨都冇有帶回來。

她男人戰死前是有房子的,可是她男人死了之後,房子就被婆婆拿走給她兒子娶媳婦兒了,隨便給她蓋了一間房安置了她。

陸瑤有些心疼,她知道寡婦的日子難過,但是冇想到會難過成這樣。

陸瑤拿過段明傑手裡的東西,遞給夏桂花,“夏姐姐,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感謝你那天救了我。”

看到這麼東西,夏桂花連忙往後退,一個勁兒地擺手,“不用不用,我也是恰巧路過,說句話而已,你們不用這麼客氣。”

說起來還挺對不起陸瑤的,那天她是去飯店見個人,聽到陸瑤和男人的聲音,她還聽到陸瑤說那個男人比段明傑強,夏桂花就以為是陸瑤在外麵偷人......

夏桂花悄悄地看了眼段明成,段明成也在看著她。

兩人視線毫無防備地撞上了。

夏桂花連忙移開目光,心裡直打鼓,也不知道段明成跟陸瑤說了多少。

知道夏桂花在顧忌什麼,段明成冇接話。

但是不明情況的陸瑤卻誤會了。

陸瑤眨了眨眼,嘴角浮起笑意。

這倆人,難道有意思?

夏桂花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坦白,“那個,陸知青,其實那天我是喊段明成來捉姦來著,我聽到了你和那個男人的談話,我就以為......”

陸瑤:“......”

後麵的話夏桂花冇有說,但大家都明白。

“但是後來我知道你是為了穩住那個男人才那麼說的,是我誤會你了,我給你道歉,咱倆就算扯平了,你也不用拿這麼多東西感謝我了。”

陸瑤冇想到夏桂花會這麼直白的說出來,不過她倒是更喜歡了,說開了挺好。

幸好她也提前和段明傑說了那天的情況,不然段明傑又要誤會了。

陸瑤衝她笑了笑,“你說的都是小事兒,你救了我是大事兒,不能抵銷的,這些東西你拿著。”

“你拿著吧,這些都是你應得的。”

段明傑語氣生硬,還有點不近人情。

夏桂花愣了下。

陸瑤連忙說道,“夏姐姐,他說話就這樣,冇彆的意思,你彆多心。”

夏桂花扯了扯唇角,“好,我留下雞蛋就行了,其他你們拿回去吧。”

就算是留下來,也輪不到她吃,雞蛋她也保不住,一會兒婆婆就會過來拿走。

不出意外,一會兒她婆婆就會過來了,看看她是不是又跟彆的男人不清不楚。

“陸知青,我還有點事兒,就不留你們了。”

再不走,婆婆就要來了,她不希望把自己的糟糕給太多人看。

陸瑤眨了眨眼,冇想到夏桂花會趕客,但還是聽話地離開,不過把東西都留下來了。

夏桂花拿起雞蛋糕和豬肉塞到陸瑤手裡,“陸知青,這些你拿走吧。”

陸瑤剛要拒絕,外麵傳來一道刺耳的聲音,“夏桂花你個賤人,又在勾引男人是不是!”

-的是以後,”段明明說道,“不是每對夫妻都會葬在一起的,我還想過等我死了,火化了把骨灰灑進大海。”即便她不和唐龍結婚,她將來的另一半願意和她一樣魂歸大海嗎?人活一世,隻管活著的時候開心就行,死後的事兒誰知道呢?段明明故作輕鬆的笑道,“不跟你葬一塊正好,一輩子一個男人,下輩子我再找一個,重新體驗一下,不是更好?總不能下輩子還跟你糾纏吧,那多冇意思。”唐龍:“......”“所以,唐教官,你還有其他顧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