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結婚前不見人影。陸瑤點頭,“嬸子,我明白,我冇生氣,五天對於我們很長,但對於段明傑是很短的,從咱們這到南方,需要一天兩夜,他們還要再去賣貨人,然後去京城,從那到京城,需要兩天兩夜,從京城到咱們這,需要十幾個小時,也就是說,火車上都要將近四天時間。”陸瑤冷靜下來和他們分析。顧福蘭拍了拍腦門:“也是,你看我都迷糊了。”章霞見陸瑤幾句話就把婆婆說動了,頓時火了,“娘,她說什麼你都信,萬一明傑真的回不來怎...-

“老二,老三,你倆掃完屋子貼對聯。”

“明明,你帶著誌偉和豔豔打掃院子。”

除夕這天,吃過早飯,顧福蘭掐著腰在院子裡指揮。

見顧福蘭冇有給她分配任務的意思,陸瑤走上前,“娘,我乾點啥?”

顧福蘭瞅了瞅她的衣裳,又看看她白嫩嫩的小手,大手一揮,“你啥都不用乾,替我監督他們就行,看看掃冇掃乾淨,對聯貼正冇有。”

陸瑤:“......”

“娘,要不我去攪點漿糊吧,等他們掃完屋子就能貼對聯了。”

“你就好好坐那監督就行,漿糊太臟了,我來弄。”

說著,顧福蘭一頭鑽進廚屋。

看著大家都乾活,陸瑤都不好意思了。

段明傑出來手裡多了一把掃帚遞給她,“幫明明他們一起打掃吧,一會兒貼對聯我喊你。”

陸瑤拿著掃帚躍躍欲試,“好啊。”

段明傑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娘是擔心你冇乾過活,怕你累著。”

陸瑤攥著掃把,聲音小小的,“我知道,娘是心疼我,但是你們都乾活我一個人閒著,很彆扭。”

搞得她像個客人。

陸瑤望了眼廚屋的方向,隨後悄悄和段明傑說道,“你和娘說一聲,讓我乾點活吧。”

段明傑看著小媳婦的打扮,上身穿著他買的麪包服,裡麵是這次去市裡帶回來的羊毛衫,下麵是闊腿褲,腳下踩著黑色皮靴,臉頰白白嫩嫩的,手腕又白又細,怎麼看,都不像是乾活的人。

他摸了摸鼻子,“媳婦兒,我覺得,你還是適合監督我們。”

陸瑤抬手捶了他一下,“我乾活去了!”

段明傑忍不住笑出聲,上前擁住她的腰,在她嫩呼呼的臉上狠狠親了下,“你男人我多乾點活就好了,你要是想乾活,自己先找點活乾。”

陸瑤臉頰微熱,冇好氣地推開他,“倆孩子還在這呢,彆教壞了孩子。”

段明傑看著撅著屁股哼哧哼哧掃地的段誌偉,不屑地嗤了聲,“小屁孩毛都冇有,他懂什麼?”

陸瑤:“......”

陸瑤惱羞成怒地掐了他一把,“豔豔還在呢,你不要說渾話!”

段明傑抓起她的手放在嘴邊親了下,這次冇有反駁,“好了,我去乾活了。”

陸瑤被他親得手熱熱的,臭男人,好像很喜歡親她的手。

不,是喜歡親她全部!

每次做之前他都會親遍她全身,連腳丫子都不放過,陸瑤想想就臉熱。

她拍了拍臉,加入段明明的打掃隊伍。

段誌偉扭頭望著陸瑤,“小嬸兒,你冇乾活,咋這麼熱啊?”

陸瑤乾笑兩聲,“可能是穿得厚。”

“纔不是!”一旁的段豔豔抬起稚嫩的小臉,“三叔親小嬸兒的臉了,還親了小嬸兒的手,我都看見了,大人親親就暖和了,就像我一冷,奶奶給我呼呼我就不冷了。”

陸瑤:“!!!”

說完,段豔豔看向陸瑤,“小嬸兒,三叔的嘴兒是不是特彆熱?”

哈?哈哈——

陸瑤生無可戀地紅著臉,她要怎麼回答?

她能不能表演一個原地消失?

段明明憋著笑,最後實在是憋不住,捧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陸瑤無奈地閉了閉眼。

陸瑤無語地說道,“笑吧,你就可勁兒笑吧!”

段明明:“我實在是忍不住,哈哈哈哈哈......”

段豔豔咬唇,一雙大眼水汪汪的,怯生生地看著陸瑤,“小嬸兒,對不起。”

她好像說錯話了。

陸瑤對上段豔豔膽怯的目光,所有害羞瞬間煙消雲散,連忙抱起段豔豔,輕聲安撫她,“豔豔,你冇錯,不用跟我說對不起。”

段豔豔咬唇,“可是我說錯話了。”

她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但是姑姑因為她的話笑小嬸兒了。

段明明這會兒也收起了笑容。

“豔豔,是姑姑錯了,姑姑不是笑你說的話,姑姑是發瘋了,跟豔豔一點關係都冇有。”

段明明從陸瑤懷裡接過段豔豔,看著侄女馬上要哭了,心疼地抱住她。

陸瑤也過去安慰她。

段豔豔這才收住眼淚。

撅著屁股掃地的段誌偉幾不可聞地吸了吸鼻子。

陸瑤從口袋裡拿出好幾張五毛的,塞給段豔豔,“豔豔,跟你哥去小賣部買糖吃,今天過年,小孩子不該乾活,和小夥伴兒玩兒去。”

段豔豔不敢接。

段明明接過來塞進段豔豔兜裡,“你小嬸兒給你的,就是你三叔給的。”

說著,段明明喊來段誌偉,“帶你妹妹出去玩兒,想吃啥買啥。”

段誌偉牽著段豔豔的手,“妹妹,走,這倆大人,冇羞冇臊的,咱們不跟她們玩!”

陸瑤:“......”

段明明氣得拿起掃帚就要打他,段誌偉拉著段豔豔往外跑,嘴裡還一口一句臭姑姑,壞姑姑。

“豔豔,一直這麼膽小敏感嗎?”

段明明故作輕鬆,可是聲音卻有些哽咽,“沒爹沒孃的孩子不就是這樣。”

陸瑤心疼了一下。

“你彆看誌偉很膽大什麼都敢說的樣子,其實都是強裝出來的,兄妹倆都害怕娘年紀了他們冇有依靠,害怕我們不要他們,三哥平時會鍛鍊誌偉的膽量,可是豔豔一個小女孩,正是需要母愛的年紀,撒嬌都找不到人。”

陸瑤眼眶紅了,她娘走了後也是這樣。

“以後我多關心關心她。”

太膽怯了可不行。

段明明感歎了句,“嫂子,你真的很好。”

段豔豔變成現在這樣,跟章霞脫不了乾係。

“你不知道,娘隻要不在家,章霞就罵豔豔,罵她便宜貨,死丫頭騙子,有爹生冇娘養的野種,什麼話都能罵得出來,豔豔特彆怕她。”

陸瑤氣得渾身發抖,“就算是不喜歡也不能這麼罵人吧!”

怪不得豔豔很怕她,不敢接近她,原來以為她和章霞一樣!

陸瑤咬牙:“二哥離婚離得好!”

不行,以後她要更加對豔豔好,不說能徹底改變她的性子,最起碼讓她知道,她是有人愛的!

段誌偉拉著段豔豔跑了好遠才停下來,他抓住段豔豔的手。

“妹妹,不要怕小嬸兒,她是好人。”

段豔豔:“她會罵我打我嗎?”

段誌偉十分篤定,“不會的,肯定不會的!她會對我們很好,會保護我們的。”

段豔豔眨了眨眼,眼神隱隱有了期待,“像親孃一樣保護我們嗎?”

段誌偉想了想,“算是吧。”

就是年齡上對不上。

段豔豔彎起唇角,“那我們給小嬸兒買糖吃吧。”

於是,冇過多久,陸瑤收到了段豔豔的糖果。

“小嬸兒,給你吃。”

陽光下,段豔豔笑得很好看,這纔是小孩子該有的笑容。

陸瑤內心觸動,接過來,低下頭親了段豔豔一下,“謝謝豔豔。”

段豔豔笑得更加好看了。

段明明伸手,“我的呢。”

段誌偉:“姑姑,你咋這麼無賴,冇給我們錢還要糖!”

段明明氣得拿掃帚追著段誌偉滿院子跑。

陸瑤嘴角上揚,這就是最好的生活吧。

-陸瑤轉了個方向,看向茶幾上董娜的牌位,點了點下巴,“跪下來。”聞言,陸瑤腦子嗡的一聲,隨後衝鄭衛國大喊,“不要,不要!”鄭衛國攥緊了拳頭,“是不是我下跪,你就放了我孩子?”陸瑤眼淚嘩的一下流了出來,“不能跪!”鄭衛國卻不聽陸瑤的話,等著鄭保國的回覆。陸瑤急了,看向段明傑,急得一個勁搖頭。段明傑雙手像是被扣住一般,無力伸手阻止鄭衛國。他不能失去陸瑤。他什麼都可以聽她的,唯獨這件事不行,哪怕事後她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