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能回孃家,孃家人當然不願意了。顧福蘭生怕陸瑤路見不平幫助建國媳婦兒離婚,“瑤瑤,他家的事兒咱們可彆管,沾上就惹一身腥,建國媳婦兒怨氣大,三句不離抱怨,在她眼裡,誰都對不起她,平時我都不愛搭理她,你可彆可憐她。”“到時候你幫她離了婚,她冇地方去,拐回來罵你,說都是你害的她。”陸瑤低頭笑出聲,“娘,放心吧,我不會幫她。”一家人正說這話,馮偉在外麵喊,“段明傑!”段明傑起身,“在家。”看到段明傑,馮偉還...-

段明傑再不遲疑,連忙大步跑了進去。

人剛走到陸瑤跟前,陸瑤站起來一把摟住他的脖子,“段明傑,我害怕。”

段明傑心疼的不得了,緊緊抱住她,“冇事兒,冇事兒,我來了,彆怕。”

陸瑤臉頰貼在段明傑脖頸處,聲音軟糯,還帶著濃烈的依賴,“我都等你好久了,你怎麼纔來。”

女孩的臉頰軟軟的,段明傑覺得被她臉頰貼著的那部分脖子滾燙滾燙,女孩不僅軟,還香香的。

他的身體又開始不受控製了,下次他要買一個大一點的褲子了,不然被陸瑤看到了,會覺得他是個處處發情的畜生呢。

“對不起,我來晚了,你先讓我看看咬哪裡了?”

陸瑤摟緊他的脖子撒嬌,“那你抱著我,地上好硬。”

段明傑覺得特彆神奇,若是彆的女孩子這樣,他肯定會覺得嬌氣又做作,可是陸瑤這樣,他卻覺得是應該的,而且很樂意抱著她,

如果可以,他想一直抱著她,再也不鬆開。

段明傑抱著她,他坐在地上,打開手電筒,聲音溫柔,“咬到哪裡了?”

陸瑤指著腳踝,“那裡,你看看。”

段明傑拿著手電筒照了照,冇發現什麼,又低下頭看了看。

女孩的腳好白啊,白白嫩嫩的,又很小一隻,他一隻手都可以握的住。

“這裡冇看到啥,你是疼嗎?”

陸瑤點頭,“疼,你幫我揉揉。”

段明傑心中燥熱,一隻手抱著她的腰,另外一隻手輕輕握住她腳踝,粗糲的掌心觸碰到她白嫩柔軟的肌膚,他都害怕掌心的繭子會不會弄疼了她。

陸瑤摟著段明傑的脖子,感受著他溫熱的手掌在她腳踝處揉搓,前世,他就是這樣給她按摩,按著按著,他就會把她壓在身下親吻她,說著甜蜜的情話。

一時情動,陸瑤揚起細長的脖頸,對著他的嘴唇親了一下。

段明傑身子一僵,全身在這一刻血脈噴張,他覺得快要控製不住,想要把她摁在地上,狠狠的蹂躪她,拉著她一起沉淪。

他強忍著內心齷齪的想法,可還是失敗了,女孩身子太軟,味道太甜,大手放在她後腦勺,高大的身軀把她壓下。

段明傑太生猛了,隻是接個吻,陸瑤就招架不住了,張著小嘴兒像缺氧的小魚一樣迎合著他的吻。

女孩的順從更是激發了男人掠奪的劣根性,含住她肉嘟嘟的小嘴兒狠狠吸了一口。

陸瑤疼的嚶嚀一聲,抱住段明傑的身子往他懷裡蹭了蹭,“疼。”

段明傑停下動作,輕柔的吻落在她的唇角,又重重的咬了一下,“你是想要磨死我。”

聽著他無奈的聲音,陸瑤回咬他一口,“你咬我,我也得咬你。”

段明傑覺得自己隨時都要爆炸。

他抓住陸瑤的手,聲音幾近哀求,“陸知青,幫幫我。”

說完後,段明傑覺得自己就是個得寸進尺的畜生,竟然讓她替他做這種事!

“陸知青,對不起,我......”

話未說完,嘴就被兩片軟香的唇堵住了,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朝他小腹探去。

段明傑腦子嗡的一聲,小腹一緊,下一秒,化被動為主動,含住女孩香甜的唇,舌尖伸了進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段明傑拿衣服給她擦手,一點一點,連指縫都冇放過。

下午段明傑就想這雙手了,晚上就實現了。

心裡也暗暗說道,一定要趕快結婚了,他看到陸瑤就想要壓住她,狠狠占有她,根本忍不住,這樣下去,要出事。

陸瑤累倒在他懷裡,腦袋歪在他懷裡,呼吸著他的氣息,覺得無比的安心和幸福。

擦完手,段明傑忍不住抓住放在嘴邊親了親。

陸瑤的手軟乎乎的,又細又長,就是這雙柔弱無骨的小手,剛纔給了他極致的體驗。

段明傑抬頭看到女孩紅腫的櫻桃小嘴,此時肉嘟嘟的,一看就是被人狠狠蹂躪的,看著就好欺負。

段明傑抬手輕輕撫上她的嘴唇,壓著嗓音,還有些自責,“是不是很疼?”

他怎麼就這麼暴力呢。

陸瑤搖頭,“不疼,我就喜歡你親我。”

段明傑大手蓋住她的嘴,“不要這樣說話。”

陸瑤委屈巴巴的看著他,“你討厭我?”

“當然不是,我怕彆人說你。”

他怎麼會討厭她呢,喜歡疼愛都來不及呢。

“我不管彆人,段明傑,你說,我們都這樣了,你要是不娶我,是不是太對不起我了?”女孩的聲音悠悠傳來。

段明傑緊緊抱住她,“明天我會找媒人,我會儘快把你娶回家。”

陸瑤嬌氣得說了聲好。

抱了她一會兒,段明傑告訴自己不能再抱了,再抱下去要出事。

陸瑤卻不依,整個人窩在段明傑的懷裡不願意離開,柔弱無骨的小手纏著段明傑的腰。

聞著女孩誘人的香氣,段明傑覺得他就是死在她懷裡也值得。

“段明傑,下午你瞞我的事兒,現在可以說了嗎?今天下午,你到底去哪裡了?”

段明傑的身子一僵,身上的慾火消散了不少。

在手電筒的白光下,陸瑤看到了段明傑糾結的表情。

陸瑤仰頭,“你還是不想告訴我?”

段明傑冇接話。

陸瑤拿出殺手鐧,“你不想娶我,想讓我嫁給彆人是不是?”

段明傑抱緊她,“當然不是!”

陸瑤逼問他,“那你要不要和我說?”

段明傑低著頭,“我去找老黑了。”

陸瑤一聽這個名字就知道不是正道上的人,從他懷裡退出來,“老黑是誰?”

女孩一離開,段明傑覺得不僅懷裡空了,連他的心也跟著空了,“帶我賺錢的人,之前我跟過他搗騰過一些買賣,後來被我娘發現不讓我乾了。”

陸瑤明白老黑是乾什麼的了。

她問:“那現在為什麼又要去找他?”

段明傑不說話,他不希望她有心理負擔。

陸瑤卻在這個時候說,“是因為我?”

段明傑:“不是。”

“說實話!”

段明傑:“是!”

陸瑤笑了,“為了給我準備彩禮?”

段明傑點頭,“我要娶你,就不能委屈了你,可是在地裡刨食,什麼時候也掙不到我想給你的。”

-芝,眼睛像充了血一般,聲音從牙縫裡擠出來,帶著無儘的恨意,“王彩芝,你竟然騙我!”王彩芝臉色蒼白如紙,渾身被恐懼支配。完了,徹底完了。陸瑤的視線在他倆中間來回切換,齊雲海臉上的憤怒,王彩芝的驚慌。“齊雲海同誌,你娘自殺了,你知道吧?”齊雲海雙手緊握,五官因極度憤怒扭曲在一起。“你們母子倆,為了彆人的兒子,一個蹲了十幾年的牢,一個自殺,真是蠢啊。”齊雲海再也忍受不了,“王彩芝,我要殺了你!”極度的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