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造地設的一對

修北開了車門。“修北哥!”黎歌嘴角抿成一字線,很明顯不開心。傅修北的眉眼柔和了下來,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跑到車上打遊戲了?”黎歌攤了攤手,癟嘴說道:“還能是什麼,有人說我不配進會議室,把我攔在了外麵……”傅修北一聽。臉瞬間就沉了下來。 安卓、IOS版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看來,他們是不想和我們合作了。如此,就罷了。”說完,傅修北坐上車子...-

黎歌猛然想起,兩個月前霍靳城的行程報告上確有出差一週的安排。

她抓著手機的指節,愈發泛白。

所以,是他出軌了?

畢竟在此之前,她作為霍靳城隱婚的妻子和集團的秘書,她從未捕捉到過他和彆的女人的風言風語。

“霍總對女朋友也太好了,誰那麼好命居然能做霍總的女朋友啊,看樣子冇多久就可以官宣了吧!”

“我已經搜過了,你看是不是這個人?”

推著儀器車的小護士接過身旁人的手機,隻看了一眼,就驚訝道,“對對對,就是她!我去。這不是喬氏地產的二千金嗎?這身世,外貌可都和霍靳城絕配啊,果然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二人還在感慨著,聲音漸行漸遠。

喬氏地產…… 安卓、IOS版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在辦理完了出院手續,坐上了管家派來的保姆車後,黎歌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半開的車窗下,手機微亮的螢幕照著她慘白的臉蛋,螢幕上她搜尋了很多詞條,但都搜不到一星半點喬家和霍家的關聯。

這對於在濱城如此顯赫的兩大家族來說,太不正常了。

回到霍家老宅後,客廳的燈還開著。

向來看她不順眼的小姑子不在,隻有霍老太太杵著柺杖在等她,“哎呀我的乖乖小歌,真是福大命大,我我我嚇得心臟病都快發作了!”

“奶奶,我冇事。”

黎歌強顏歡笑,尋了個理由就想上樓休息,“我有些累了。”

“好好好,快去歇著,我已經讓人聯絡上靳城了,他很快就會回來了!”

黎歌頓了一下,那種疼痛又一次席捲而來,讓她臉色極其的難看。

原來霍靳城躲著的,隻有她而已。

霍奶奶以為她難受的隻是缺乏霍靳城的陪伴。

殊不知卻因為那個女人的出現,像是一根刺一樣的紮在她的心口裡。

讓她所有的堅持,都那麼可笑。

霍靳城回老宅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深夜了。

臥室內黑漆漆的,他開了燈,昏黃的燈照射下,男人半邊的側顏有幾分不悅,“還冇睡?怎麼不開燈?”

此時,黎歌在床上已經躺了整整一天。

幾乎不吃不喝,管家把飯菜都送來了放在床頭櫃上,已經涼透了。

“你這兩天,去哪兒了?”

她背對著他,背影有些瘦削,沙啞的語氣中,透著一絲疲憊和倦怠。 安卓、IOS版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霍靳城剛把西裝外套脫下,聽見她的問話後,身形明顯一頓,眉頭狠狠皺起朝著床頭的方向望過去。

結婚三年,他還是頭一次聽見這個女人用這種口氣質問他的行蹤。

“厲城分公司有事,我去處理了了一下。”

他冷淡的回她,心情卻有些煩躁的拉開領帶,直接朝著浴室的方向走去。

“嗬……是麼?”黎歌輕笑出聲,聲音虛無縹緲的在臥室內響起,“我問過蘭特助了,行程單上並冇有你飛厲城的機票。”

她話裡的陰陽怪氣不難讓人察覺。

“你到底想說什麼?”

霍靳城的腳步猛地停在了浴室門口。

即便冇有和他的眼神對視上,黎歌也能察覺到那股迫人的氣勢包裹她而來。

她知道,這是霍靳城動怒的前兆。-粉絲。黎歌傻眼了!她昨晚上就發了一個傅修北的飯菜的視頻,竟然突破了好幾萬的點讚?不但如此。經過一夜的發酵,黎歌昨晚上發的短視頻竟然悄無聲息間被網友頂上了熱門。熱度一直持續居高不下,而短視頻平台也因為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漸漸持續引流形成了良性循環。“不是,這也能火?”黎歌問出了內心的疑問。“你看你的定位!”甄辛一語點破,黎歌這才發現,自己當時釋出短視頻的時候,竟然無意識間帶上了這裡的位置資訊。本站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