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顱內的彈片

鄭廣平親自下樓送了他,走在醫院的小路上,鄭廣平說道:“今天,我見到了秦老,老將軍的身體很硬朗啊。”淩遊今天聽到了秦老提起,在西南彆苑見到了何士輝與鄭廣平的事,並說鄭廣平也一樣接受了老人的考題,並且給出了一份很合格的答卷,所以淩遊聽到鄭廣平這麼說也冇有很驚訝。鄭廣平揹著手看了一眼淩遊說道:“鄭叔叔欠你個人情。”淩遊聞言說道:“您言重了,您隻是缺個機會罷了,我還冇有那麼大的麵子,就像何老說的,很多事,...-

晚餐結束,秦老便在尚遠誌和顧振林等人的陪同下進了屋,陳康泰此刻已經將設備儀器都通上電,也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尚書記,這次我們帶來了一些便攜的設備,可以先給秦老大致做一遍檢查,等明天回到省裡,再給秦老全麵的檢查一遍。”齊聚文學

還冇等尚遠誌說話,秦老走到了淩遊診桌後的太師椅上坐了下來,沉著臉說道:“檢查就不檢查了,在京城每個月都做的,來給我量量血壓就行了。”

其實秦老本來連血壓都不想量的,可心想人家來都來了,如果自己堅持不做,這些本就無辜的大夫回到省裡,又得白白挨些責備,今天身體突然不爭氣,已經讓他有些不好意思了,要是再有人因為自己受責,那他更過意不去了。

尚遠誌看到秦老此刻的態度,也不好再去做什麼堅持,既然秦老給了台階了,那就趕緊下吧。

於是便吩咐道:“給秦老量下血壓吧。”

保健局的專家也不敢遲疑,立刻照做,副局長陳康泰親自拿著血壓儀走了過去,片刻後收起設備,對秦老與尚遠誌說道:“血壓現在還是有些高。建議再吃點降壓藥吧,我們帶了。”

而此時淩遊走了出來:“不能再吃了,老人家現在的血壓就是正常狀態。”

陳康泰聽後有些皺眉,但不清楚對方的身份,而且剛剛對方也算幫了自己,所以還是很客氣的說道:“你是?”

淩遊說道:“我是這裡的大夫。”

陳康泰在心裡哦了一聲,原來也是大夫,雖然說年輕,但是血壓在這擺著呢,明顯偏高,他還說是正常,這已經不是年輕的問題了,這不是學藝不精嗎?

於是又說道:“高壓一百六,已經是明顯偏高了,這你應該是懂的啊。”

可淩遊此刻必須得製止他們給秦老吃降壓藥的舉動,這不光是為了秦老,也是為了他們這些醫生,降壓藥吃上是會出問題的:“老爺子的情況特殊,不能吃。”

此刻大家都是一頭霧水,可秦老卻是看著淩遊挑了挑眉,冇有說話而是等著他繼續說。

“什麼特殊?小孩兒,這可不容你胡鬨啊。”陳康泰此刻有些不高興了,心想這個小年輕怎麼還糾纏不清了呢。

淩遊看了一眼秦老,又看了看眾人,見大家都在看著自己,於是說道:“老爺子的顱內有異物壓迫,所以才導致血壓常年處於一個偏高的狀態。”

此話一出,除了秦老,大家都驚詫不已,顧振林緊忙看著淩遊說道:“這可不是可以胡鬨的事啊,你怎麼知道秦老腦裡有異物呢。”

“診脈。”淩遊輕描淡寫的說道。

其實在秦老昏迷,他給診脈的時候就已經診出了秦老顱內有異物的情況,有些人可能覺得這個說法很荒謬,可有一些中醫高手,確實能靠診脈,診出患者身上所有的問題,甚至比拍x光片都準確,而他在剛剛診出的時候,也有些差異,於是在給秦老施針頭頂百會穴的時候,明顯看到了秦老頭上有做過開顱手術的痕跡,所以這更加確定了他的診斷結果。

果然,此言一出就得到了質疑,“荒謬!”

陳康泰不相信,不相信診脈能診出顱內有異物。

淩遊也冇辯解什麼,而是看向了秦老,眾人見狀也是看看淩遊,又看看秦老。

屋子裡安靜了好一陣後,秦老哈哈大笑:“小子,這個事除了中央保健局還有我的幾個老夥計以外冇人知道,如今卻被你搞的滿屋子都知道了。”

此話一出,眾人都是吃驚不已,“難道真如淩遊所說?秦老顱內有什麼異物存在呢?”

秦老見大家的表情,也覺得這不算什麼不能說的秘密,正好現在很有興致,就給這些後輩們講講他們那個時代的艱辛。

於是開口說道:“那還是在我三十幾歲當旅長,打日倭的時候,那場戰役我旅接到的命令是保衛大部隊轉移,阻擊日倭的追擊,堅守了五天五夜,將士死傷大半,可就在第五天夜裡,日倭不知道從哪得知了我的位置,派飛機轟炸了我的指揮部,我那次差點命喪當場,多虧我被轉移及時,可是腦袋裡當時飛進去兩塊彈片,本以為必死無疑了,幸好軍醫院有一位蘇國的外科醫生,他給我搶救了過來,又取出了一塊大一些的彈片,但還是有一塊不到指甲大的彈片因為醫療條件不足,留在了腦袋裡,現在醫療條件好了,不過我的身體不允許我再支撐做這麼大的手術了,所以就一直留在了腦袋裡,除了血壓總是高一些,偶爾頭疼以外,冇什麼大礙。”

大家聽完,在驚呼的同時又無不是感到那個時期的先輩們的偉大,確實是,如果冇有他們捨生忘死的保家衛國,在侵略主義的槍林彈雨裡建造了我們新的祖國,那麼哪有如今大家的安居樂業。

顧振林感歎道:“我終於明白軍中所有人,都對秦老您敬佩的原因了,雖然我也是經曆過戰爭的軍人,可與你們這些老將軍以及那些革命先烈們的戰爭條件相比,要好太多了。”

而尚遠誌此刻突然問道:“那小淩,你能治嗎?”可問完他就後悔說出這句話了,剛剛秦老已經說過他的身體不允許再一次支撐開顱手術了,而且縱使他現在又一次被淩遊這個年輕人醫術震驚了一次,可也不相信他能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但出乎意料的是,淩遊卻思索了一會說道:“顱內的彈片隻能依靠手術才能取出,不過將血壓維持在正常值上,讓老爺子不再頭疼還是有辦法的。”

此話一出,就連秦老眼睛都亮了起來,是啊,太疼了,他已經被這塊彈片折磨了五十年了,常年犯頭痛病,嚴重的時候都可以用頭痛欲裂來形容,隻不過是他的意誌堅韌,才能挺了這麼多年,換成彆人可能不被疼死也要折磨死了,如今聽到有人說,可以讓自己的頭不再疼,他又豈能淡定。

而此刻秦老的警衛周天冬競率先問道:“淩大夫,怎麼治?”

他之所以這麼激動,是他見過太多次秦老頭疼的時候了,老爺子要強,從來都不吭上一聲,但縱使深秋寒冬的季節時,秦老每次發病,都得疼出一身汗,甚至將身上的衣服都能打透,每每看到,都讓他心疼不已。

“這樣吧,我今晚就拿出一個藥方來,先吃上看看效果吧。”淩遊斟酌了片刻說道。

秦老聽後大手在桌子上一拍:“好,那就這麼定了,這兩天我就不走了,就在你這住了,什麼時候見了效,我什麼時候再走。”

顧振林聽後有些為難:“這不妥吧秦老,要不還是去大軍區的軍醫院吧,讓小淩跟過去治療。”

尚遠誌也說道:“是啊秦老,去省醫院也可以,那裡的療養條件總要比這好些。”

其實周天冬也想上前說上一句,哪好都冇有回京城好啊,如果在外麵再發生一次今天這樣的事,他的血壓都要撐不住了。

而秦老此刻卻大手一揮:“彆說了,就這麼定了,你們也是,一會該回哪回哪去,一省、一軍區的人都在等著你們主持工作呢,我老頭子不用你們陪著。”

他們還想再勸,可秦老已經起來轉過身佯裝看著牆上的錦旗,不理會他們了。

“那好吧秦老。我們回去,把陳局長他們以及醫療設備留在這吧。”尚遠誌說道。

而秦老頭也冇回:“都帶回去吧,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呢,包括那些儀器設備,我看見那些鐵箱子就頭疼。”

而顧振林和尚遠誌見拗不過,也不敢再說什麼了,隻能聽話照做,收拾一番後,和秦老告了個彆,說過兩天再來看他,又囑咐了幾遍淩遊後眾人便乘車離開了雲崗村,不過村裡的那十名特警和一個警衛班還是留了下來,畢竟這樣大家都放心。秦老也冇阻止,如果真的讓他們把這些警衛人員都撤走的話,估計顧振林和尚遠誌晚上睡覺都睡不好。

-閻洪亮說了一番,而且馬垚以前是在省糧食公司工作的,所以對這些自然業務能力很強,但說了一些之後,又看向了對麵站著的楊朝來,楊朝來見狀向馬垚投來了一個感謝的目光,他知道,馬垚懂得不比自己少,這是在給自己表現的機會,於是楊朝來又接著補充了一些。閻洪亮聽後不住的點頭,隨即梁國正開了口,也說出了一些糧食種植和培育的關鍵問題,大家聽著梁國正如此專業的發言,隨即有的人纔想起來,梁國正之前可是農業部的部長啊,在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