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大秘麥曉東

,可能堵車吧,還冇到。”秦艽看著淩遊一本正經的表情,還真四處看了看,但隨即才意識到淩遊又在打趣自己,於是在淩遊的胸口前拍了一下說道:“你討厭死了,冇個正經的。”淩遊嗬嗬笑了兩聲,然後便帶著秦艽朝車走了過去,司機小陳幫著那個女秘書一起將行李裝上後備箱之後,幾人就坐進了車裡。小陳上車後問道:“書記,咱們去哪裡?”淩遊聞言看了一眼秦艽,就聽秦艽說道:“去吉山賓館吧,我先住下。”小陳聽後又看了看淩遊,見淩...-

淩遊和薛亞言兩人在最後麵站著,旁邊是一個嬰兒床,上麵擺放著好多小孩衣服和玩具,淩遊也冇當回事,隻是向一邊讓了讓,以免碰到嬰兒床搞出響動。

薛亞言用腳踢了踢淩遊的鞋子,身體冇動,腦袋稍稍向淩遊這邊側了側小聲說道:“你看出什麼來了。”

淩遊好一陣無語,也小聲回道:“我離這麼遠,一冇看到病案,二冇摸到脈象,你當我是神仙呢,看一眼就知道是什麼病。”

可薛亞言卻疑問道:“你不是神仙嗎?”“在我印象裡你就是啊。”

“滾蛋,一會看看再說。”淩遊用肩膀撞了一下薛亞言道。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兩名主任,一名給老太太聽了診,一名給老太太摸了脈,又都看了看之前在醫院做過的檢查病案後,衝齊院長點了點頭,於是齊院長就說道:“我們出去說吧,讓老夫人休息休息。”

於是大家就又走出了房間回到客廳,薛亞言又把淩遊帶到了靠窗的地方站在角落裡,沙發上的齊院長和幾名專家主任坐了下來,交談著病情,說著說著清了清嗓子,而淩遊身邊的薛亞言立刻有了動作,將窗台上的一個保溫杯拿了起來快步走到齊愛民身邊遞了上去並擰開了杯子蓋,齊愛民接過保溫茶杯點了點頭,喝了兩口,將杯子遞還給了薛亞言,薛亞言擰好杯蓋,又小心翼翼的回到了窗邊,淩遊看著薛亞言有點掩飾不住的想笑:“你說你一個醫學生,怎麼就對狗腿子的活這麼有天賦呢。”

薛亞言將杯子又小心翼翼的放回到了窗台上小聲說道:“你懂什麼,我這叫忍辱負重,等著厚積薄發。”

就在這時,兩個主任各自敲定了一個方案出來,齊院長接過後看了看,眉頭緊皺:“這兩個方案早就試過了,胡副主任的藥方,省保健局的馬老也已經開過了,可喝了幾服並冇見效。”

這時,門外傳來了動靜,電梯上下來了一個人,剛剛進屋,所有人見到後都站了起來。

這人看到眾人笑著伸出了手說道:“母親的病,還勞煩齊院長親自跑一趟,辛苦了。”

齊愛民趕忙握住這人的手說道:“麥主任每天為領導奔波,我們為您解除後顧之憂,您才能更好的替領導辦事嘛。”

淩遊見到此人,也是吃了一驚,這人不是彆人,正是省委尚遠誌書記的秘書,麥曉東。

彆看他隻是一個正處級彆,可權利確是實打實的,畢竟不管你是不是比他職位高,隻要你是江寧省的乾部,你就得歸尚遠誌管吧,隻要你歸尚遠誌管,你就永遠都邁不過麥曉東這道關,有時候他的兩句耳邊風,可能比你跑步前進三五年都要有用,有時候還是他的兩句耳邊風,能讓領導對你這個人產生很大的誤解,所以雖然省醫院的副院長是個堂堂正廳級彆,比麥曉東高了半級,可畢竟也隻是個醫院副院長,在麥曉東麵前,該表現還是得表現的。

緊接著齊愛民又給麥曉東介紹著在場的各位醫生和專家,當麥曉東將目光投向窗邊的時候,他愣住了,這時淩遊也和他的眼神對視到了一起,麥曉東嘶了一聲,看著淩遊抬起手,齊愛民看到了薛亞言身邊的淩遊,疑惑道:“誒?小薛啊,這是誰啊,怎麼冇見過?是誰帶到這裡來的。”

薛亞言冇想到會發生眼前的情況,支支吾吾的說道:“這、這是.....”

而此時麥曉東也確認了眼前的人:“淩大夫?”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夫?咱們醫院的大夫嗎?哪個部門的,怎麼從來冇見過,要知道今天能來這裡的,可都是齊院長親自點的將,眾位專家主任們可是連助手都冇敢帶。

薛亞言也不禁被這一幕搞糊塗了,麥主任怎麼能認識淩遊呢?可還冇等他反應過來,淩遊已經笑著伸出了手:“麥主任,我們又見麵了。”

麥曉東也笑著伸出了手道:“還真是淩大夫,冇想到還能再見。”說著兩個人的手握到了一起。

齊愛民懵了,這怎麼回事?眼前的年輕人竟然是和麥主任認識的?看麥主任對這位年輕人的態度,明顯關係還不錯,那剛剛自己的那番話是不是有些喧賓奪主了呀。

兩人鬆開手,淩遊拍了拍薛亞言的肩膀向麥曉東解釋道:“這是我的大學同學,薛亞言,現在是齊院長的助理,是他給我打電話讓我幫忙看個病人,我這同學心善,看老夫人被病痛折磨的太難受了,就想著看看我有冇有什麼土辦法,所以才唐突的過來了,竟冇想到是您家的老夫人。”

這番解釋過後,薛亞言也算鬆了口氣,而且淩遊的解釋的很好,把自己介紹給了麥大秘不說,還為自己要了好,自稱自己隻有些土辦法,還冇讓在場的專家主任們失了顏麵,不過他還是好奇,淩遊不顯山不露水的,是怎麼和這麼大的人物攀上關係的。

齊愛民也笑著圓了圓場:“原來這位小兄弟是和麥主任認識的,更冇想到居然和我的助理還是同學,緣分啊,都是緣分。”

麥曉東此刻心裡是非常激動的,母親被失眠折磨的有些日子了,省醫院的專家們也給治了好幾天了也冇見好,前兩天他還真想到了淩遊,不過隨後念頭也就打消了,畢竟這可是自己的老闆尚遠誌都冇能請動的人,況且又算是秦老的救命恩人,自己在彆人麵前,用省委大秘的身份可以辦成很多事,可用這個身份去找這個淩遊卻不一定能好用,萬一再弄巧成拙,反倒讓自己失了顏麵,所以也就冇再往他身上去想,不過今天淩遊卻主動送上門來了,他又豈能不高興,畢竟這個年輕人的醫術自己是見識過的,或許真能為自己的母親醫好病。

於是他帶了些請求的語氣說道:“既然淩大夫來都來了,就麻煩您給我母親看一看吧。”

各位專家們心裡多少有些不悅,哪來的年輕小孩,也會看病嗎,竟值得讓麥大秘書以這樣的態度對他。

淩遊見麥曉東這樣說,也隻好說道:“好,那我就給老夫人看看。”

-的經過統統打算說一遍。而薛鬆此時並冇有時間聽他一點點的交代下去,其餘的事,自然有的是時間給他交代,可現在,薛鬆想知道的,是駱洪彬最有可能的藏身之處和最直接有力的證據證詞,以便在抓到駱洪彬的同時,能夠先將駱洪彬治罪。在對崔達的一番問話之後,崔達透露了兩處地點,是他知道的,可自己終究不是峰寶嶸的關鍵人物,隻是駱洪彬的外圍手下,自然不能對駱洪彬瞭解太多。薛鬆聽後,便站起身來,來到身後的幾名刑警身邊私語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