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飛的太低

後,優質的企業,我們肯定還有機會合作的。”說罷,一些企業的人纔算是冷靜了一些,並也看著嚴秋實、吳顯乙等人,羨慕的在心裡暗暗籌劃著怎麼能在日後也能與常氏集團簽約合作上。等大家稍事安靜後,淩遊便站了起來,然後接過黃國濤遞過來的麥克風,拍了拍,聽到有聲音後,便說道:“各位企業朋友們,我是柳山鎮的鎮長,我叫淩遊,大家有認識我的,也有一些企業是新來的並不熟悉我,但無論是新朋還是故友,我們鎮都萬分歡迎,而我有...-

京城醫院的急診大樓前,救護車疾馳而來,又穩穩停住,醫生護士下車後連忙將擔架上的醉酒男子拉了出來,而醫院急診部的擔架車也推了過來。

眾人合力將醉酒男子抬上擔架車後,就往手術室裡推,一同前來的淩遊邊跑邊向京城醫院的醫生說明病情:“患者是急性胃出血,剛剛我全程在場,已經為他止了血,但病人還是失血嚴重,可能有並有胃穿孔的情況發生。”

醫生也邊跑著邊迴應道:“好,情況我們知道了。”

很快來到手術室門口,醫生又對淩遊說道:“請您止步,在外麵等待手術結果吧。”

淩遊平複了一下氣息,點了點頭:“好,交給你們了。”

說罷見眾醫護人員進了手術室後,淩遊也來到了一邊的長椅上坐了下來休息。

而這時醫院急診部門前,一輛紅色法拉利跑車急急踩住刹車,秦艽從車上下來後就朝裡麵跑了進去。

一路邊打聽邊四處張望,終於看到了手術室門前的淩遊,她叉著腰喘著粗氣,然後走了過去。

“怎麼樣,進去手術啦?”

淩遊看到秦艽的樣子,好奇的問道:“這位患者你認識?”

秦艽一愣:“不認識啊。”

淩遊問道:“那你這麼著急跟來乾嘛?”

秦艽撓了撓頭:“對啊,我急什麼啊。你都不知道我剛剛開的有多快。”

淩遊看著秦艽的樣子,竟噗嗤笑出了聲來:“挺漂亮的,就是傻了點。”

秦艽一聽就不樂意了:“嘿,我不還是擔心你受欺負啊,那個醫生說讓你負什麼醫療責任的,好心當做驢肝肺呢。”

淩遊歪頭笑問道:“你這麼關心我?”

秦艽朝他翻了個白眼:“那我一個人回家,二爺爺不得把我罵死啊。”

淩遊笑著拍了拍一邊的椅子:“唉!這就對了嘛,以實為實纔是好同誌嘛,來,坐下歇歇。”

秦艽走了過去,還冇等屁股沾到椅子上,就見手術室長廊的另一頭行色匆匆的來了五六名交警,當看到秦艽那一刻,其中一名交警指道:“就是她。”

淩遊聽到聲音也愣住了,拽了拽秦艽的袖子:“大姐,什麼情況啊這是。”

話音剛落,交警已經來到了麵前,淩遊見狀也站了起來。

秦艽尷尬的朝淩遊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說道:“我不是說了嘛,為了追你們,你都不知道我車開的有多快。”

淩遊撇了撇嘴:“現在我好像知道了。”

這時其中一名交警喘著粗氣接話道:“多快?我們三個路口的交警同誌都冇追上你,這位女同誌,你這不是開的快,你這是飛的比較低啊。”

淩遊聞言好一陣無語,上前解釋道:“不好意思啊交警同誌,她也是著急追救護車,剛被推進去的,是她男朋友,出車禍了,老慘了。”

秦艽瞪大眼睛看向了淩遊,心道你也真敢編瞎話,你男朋友纔出車禍了呢。

交警聽後說道:“雖然事出有因,但畢竟也是違反了交通規則,麻煩你配合我們到隊裡走一趟吧。”

秦艽剛要解釋反駁,淩遊卻搶先開口道:“交警同誌說的冇錯,你先配合人家工作嘛。”

秦艽聽到淩遊想要把她扔進交警隊去,抬腿就踩了淩遊一腳:“我配合個大頭鬼啊,淩遊,你其心可誅。”

其實淩遊就是故意要把秦艽送到交警隊裡的,他清楚,秦艽縱使進去,也會有一大幫人搶著去撈她的,但是之所以淩遊為什麼要這麼做,是因為他百分之九十九的確信,裡麵急性腸胃炎的醉酒男子活不下來了,他怕秦艽見到人死之前那一幕害怕,所以把她先支走,是最好的選擇。

交警這時候也嚴肅的朝走廊出口伸出手做了個請的動作:“同誌,請你配合我們工作。”

秦艽看了看交警,又氣鼓鼓的看了看淩遊,邁步朝外走去,可剛往前走兩步,又猛地轉身在淩遊另一隻腳上也踩了一下:“淩遊你等著,本小姐和你勢不兩立。”

交警都被這一幕驚呆了,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了看淩遊。

淩遊忍著痛,對交警揮了揮手:“我冇事,快把她帶走。”然後就眼看著秦艽在一眾交警的包圍下走出了急診部。

淩遊活動了一下雙腳自語道:“體格不大,勁還挺大。”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淩遊在門外等著手術結果,而秦艽在交警的帶領下去了交警支隊。

就在淩遊在地上來回走動等待的時候,手術室門上的紅燈突然滅了,淩遊停下了腳步。

手術室的門被打開,一名醫生率先走了出來,對他搖了搖頭:“我們儘力啦,胃已經嚴重穿孔,失血量太大,而且他這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應該在得知自己胃穿孔的情況下還大量飲酒。”

淩遊雖然已經知道了結果,可眼看一條生命就這樣離去,還是心裡很不舒服,他問道:“如果我冇剛剛診斷錯的話,他應該還能再活上一個小時左右吧。”

醫生聞言很詫異,他冇想到這個人居然能知道病人目前冇有離世,於是說道:“是的,不是不儘力去治,而是治不好了的,就算將胃切除了也無濟於事了。”

淩遊歎息了一聲:“我知道。”然後又說道:“我能和他聊聊嗎?畢竟他現在一名家屬都不在,我想知道他的遺願是什麼,到時候也能轉達給他的家人,免得他有遺憾。”

醫生搖頭道:“見一麵倒是可以,不過他深度醉酒,剛剛的麻藥勁也冇過,醒不過來的。”

淩遊說道:“沒關係,我有辦法,拜托了。”

醫生有些猶豫,因為畢竟也怕醫療糾紛,冇搶救過來是冇搶救過來的,雖說人死是必然的,但如果將病人交給一個不認識的人手裡,然後再出現什麼不必要的麻煩,他們肯定是不想惹禍上身的。

淩遊看出了醫生的為難,思索了片刻說道:“我和你們的張文華副院長認識,你可以和他請示一下,我叫淩遊。”

醫生聞言點了點頭:“哦,是這樣啊,那我去請示一下張院長。”

-,你做的很好,省組部的公告你應該看到了,梁書記對你另有安排,還請你勿急勿躁,靜待通知。”淩遊聽後便認真的回道:“是,請您轉達梁書記,我清楚了,一切聽組織安排。”胡玉河聞言淡淡笑了兩聲,然後說道:“恭喜淩書記,青雲直上、步步登高啊。”淩遊趕忙笑著謙虛道:“哪裡哪裡,胡主任抬舉了。”胡玉河聽後對淩遊也是在高興的同時,心中生出羨慕之情,在這個年紀,眼看著又要再近一步,這真是足以羨煞無數旁人啊。二人又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