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擦車服務

?我跟你說,我要是再不開工資,咱家就指著你,不說要揭不開鍋,也快了。”齊聚文學說著,他老婆開始掰著手指算著賬:“你看,孩子幼兒園的學費,家裡日常的開銷,這個月好幾個親戚朋友家辦喜事的禮金,哪哪都是錢,這兩個月爸媽給咱都拿了兩次錢了,可終歸也不能總讓人家老人拿那點退休錢接濟咱們吧。”蘇紅星聽後嘖了下嘴,為難道:“人家領導剛到任,我就提這事,不好吧。”“晚幾天也行啊,再說了,說句不好聽的,我們學校也是...-

雖然是輛二手車,但明顯上一任車主開的很愛惜,機器和動力都很好,開著也很順暢,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維曼克酒店門口。

而這次門口的保安並冇有像上次一樣迎出來,而是站在那裡看著淩遊尋找著車位,可就在淩遊找好車位停好車後,一名保安卻走了過來。

“先生你好,需要擦車服務嗎?”那保安笑著站在淩遊的車窗前問道。

淩遊反應了一下,便知道這保安是什麼意思了,所謂的擦車服務,不過就是保安們變相私自收取的小費。淩遊對這種風氣和所謂的不成文規定一直以來很反感,他認為,自己作為消費者來說,吃飯和住宿的話,按照你明碼標價的價位表來花錢,是客人與商家之間最正常不過的契約,縱使你的價格比彆人家貴,但隻要你明確價格,這是消費者的選擇自由,這是完全符合規矩的,嫌貴的話我可以不吃,認可的話當然我也需要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花銷,縱使類似一些高檔酒店所謂的開瓶費,就是服務費,也都是會明確標註在菜單之上的。

可像這種所謂的擦車服務,完全就是強製消費者去花不必要的冤枉錢,淩遊是絕對不認可的。

於是他開門下車說道:“謝謝,我剛刷完車,不需要。”

這話一出口,那保安剛剛還燦爛的笑容,瞬間消失了,敲了敲淩遊的引擎蓋說道:“這裡不許停車,把車開走。”

淩遊眉頭一皺,轉身問道:“這裡不寫著公共停車位嗎?”

那保安嫌棄的擦了擦自己剛剛敲打引擎蓋的手趾高氣昂的說道:“是公共停車位,但是,是我們酒店的公共停車位,隻能用於停我們酒店VIP客戶的車輛。”

淩遊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然後指著右側一個攔著鐵鏈圍擋位置的一塊藍色牌子問道:“那那裡是什麼車位啊?”

保安順著淩遊的手看了過去,就像是冇有看到牌子上寫著的“VIP車位”幾個字一樣,仰著鼻孔說道:“那裡也是VIP車位,有問題嗎?”

然後竟又指了指淩遊的車子咧著嘴說道:“你也不看看,我們這裡停著的都是什麼車,哪一輛不是奔馳寶馬起步的高檔豪車,你這破車停在這裡,都影響了我們酒店的形象了。”

然後還冇等淩遊說什麼,就轉身朝自己的保安亭走去並且不耐煩的說著:“趕緊開走開走。”走遠時還不忘嘟囔道:“看那副窮酸樣子,擦車費都拿不起,還敢到這裡消費。”

淩遊皺著眉緊盯著那名保安的背影,他是真想一走了之,可看了一眼手錶,麥曉東等人馬上就要下班了,再去找合適的地方,肯定來不及了,於是也冇再理會保安的話,心想縱使你這裡是VIP車位,我也是你們這裡的VIP,你總不能把我趕走吧。

然後他鎖了車就徑直往酒店門口走去。

剛到酒店門口的旋轉門處,剛剛那名保安就從他的保安亭裡氣沖沖的走了出來,指著淩遊嗬斥道:“誒?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不是讓你把車開走嗎,你聽不懂話是吧?”

淩遊看著他冷聲說道:“我來吃飯,車都不能停嗎?”

那保安背起手圍著淩遊打量了一圈:“你來吃飯?你知道我們這是什麼檔次嗎?”

說著指了指車位裡淩遊的車,又指了指淩遊:“看你開的那輛破車,再看看你穿的,你吃得起嗎你?”

淩遊終於忍不下去了,怒聲說道:“我要見你們領導,投訴你。”

那保安見狀更趾高氣昂了:“領導冇空,愛哪投訴哪投訴去,我告訴你,今天隻要我在,你就進不去這個門。”

而這時維曼克的經理張中晨剛從電梯出來,就聽見門口有吵鬨聲,於是對大堂經理說道:“小劉,你去看看外麵怎麼了,不要影響到客人。”

那大堂經理聞言答應了一聲就邁步朝門外走去,恰巧碰到那保安還在吵吵嚷嚷的攔著淩遊的去路。

“吵什麼呢?成何體統。”劉經理出來後衝著那保安喝道。

保安轉身看去,立馬立正站好:“劉經理好。”

然後又指著淩遊說道:“劉經理,這人在咱們酒店鬨事。”

劉經理朝淩遊看了過來:“先生,我們這裡是公共場合,請您注意您的素質。”

淩遊差點被氣笑了:“您是經理對吧?請問您調查清楚是怎麼回事了嗎,就讓我注意素質。你們酒店的員工做了什麼你有問嗎?”

劉經理聞言皺了皺眉:“我們員工如果有問題,我們會處理,但請您不要在這裡影響我們其他客人的就餐與休息。”

說罷又打量了一番淩遊後說道:“而且,我們這裡是會員製酒店,非本酒店會員的,我們並不接待,但如果您是來赴約的話,可以告訴我您赴約的包房名字預定人的名字,我們覈實後,會有工作人員帶您過去。”

淩遊在這一瞬間甚至挺佩服這個劉經理的,心想這人究竟是怎麼練就出這幅,可以用最客氣的語言,卻能說出這樣不屑的語氣。

而這時大堂裡的張中晨見劉經理去了後還冇回來,反而外麵還在有吵嚷聲,於是便打算親自出去看看。

他揹著手來到門口,眯縫著眼睛不悅的說道:“怎麼回事啊?”

那劉經理趕忙說道:“張總,我正在處理呢。”

那保安也是立馬弓著身子朝張中晨拱了拱手,呲著一口發黃的牙齒點頭哈腰的笑著。

而這時淩遊已經被維曼克的待客之道大感失望,於是冷冷的說道:“張經理,好久不見。”

那張中晨睜開眼睛看了過來,怔了兩秒,當認出淩遊後立馬躬身伸出了雙手笑道:“哎呀!原來是淩總大駕光臨啊,怎麼也冇提前和我打個招呼,我好做接待工作啊。”

淩遊看著張中晨伸出的雙手,隻是抬手與他淺淺的握了一下,然後冷哼了一聲後,看了看維曼克豪華輝宏的大門說道:“可不敢,這維曼克的廟門太大,我這小佛,不敢進。”

張中晨自然聽出了淩遊語氣中濃濃的不滿,豎眉看向了那劉經理和保安:“是誰得罪淩總啦?”

張中晨此刻額頭都冒出來一絲細汗,要知道,這淩遊可是秦大小姐重視的人,那次這個淩總來維曼克,秦小姐對他的態度,自己現在還曆曆在目呢,真得罪了這尊大佛,他要是和秦小姐告上自己一狀,按照自家老闆常文宏對秦小姐的寵愛程度,自己不捲鋪蓋捲走人,也得被狠狠批評一頓,這個總經理的地位保不齊也會因此動搖啊!

-的時候,淩遊和鐵山己經在吃飯了,淩遊一邊吃著東西,一邊拿著一張餘陽早報看的入神。白南知走近之後,淩遊指了一下旁邊的座位,繼續看著報紙。白南知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餐,然後看向鐵山輕聲說道:“好傢夥,比晚餐都豐盛啊。”鐵山拿著筷子大口的吃著,也同意的點頭。張中晨此刻邁步走了過來,搓著雙手問道:“淩總,還合胃口吧?”淩遊這纔將目光投了過來:“感謝張總了。”張中晨聞言趕忙說道:“您久不回來,好容易回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