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毒芹

。”抬頭間又看到了淩遊,便試探著問道:“秦小姐,這位是?”秦艽連看都冇看這位經理一眼,隨口說道:“我朋友,叫淩總就行。”經理聽後,就伸出雙手走了過去:“淩總您好,初次見麵,我是維曼克的經理張中晨。”說著又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名片和一張貴賓卡出來。淩遊看了看秦艽,秦艽說道:“就是一張破卡片,拿著吧”秦艽指的當然是那張貴賓卡。淩遊就接了過來,看了一眼,上麵寫著:“vip黑卡。”這維曼克酒店的vip卡也是...-

接下來的一天裡,錦春市第二人民醫院以重症病房,閒人免進的理由,一直阻撓著淩遊等人入內,所以淩遊也隻能和辛然換班值守在嚴秋實的病房前,等著嚴秋實甦醒。

通過這次中毒和搶救事件,淩遊察覺到錦春市西華工業園區的這次河道汙染,絕非是一次偶然的事件,這其中的背後定牽連著千絲萬縷的聯絡,縱使督查組的意見是工作範疇之外的事情不要管,可淩遊卻很想知道西華工業園區究竟有一個怎樣的秘密,能讓一個好端端的人莫名服毒自儘。

錦春市警方也來過醫院做了調查,據他們說,在嚴秋實服毒的果汁廠也做了現場勘查和鑒定,確認了現場冇有第三人在現場的痕跡,確認嚴秋實是主動服毒。

但這一說法並不讓淩遊認可,據淩遊對嚴秋實的生活現狀以及對他家屬的問話中瞭解,嚴秋實並非江寧省人士,秋園果汁廠也是去年才被錦春市招商引資的優厚政策吸引來的江寧省,而嚴秋實在其他城市的生意不說如日中天,也算是經濟狀況可觀的小老闆,夫妻恩愛,一兒一女,家庭也是美滿幸福,根本無法成立自殺的理由。

於是病房外的淩遊,經過深思熟慮後,撥通了杜衡的電話。

杜衡接起電話哈哈笑道:“淩老弟,有什麼指示。”

淩遊笑道:“我哪敢對杜大哥有什麼指示,但確實有個忙,想麻煩一下杜大哥。”

杜衡聽出淩遊言語中有些嚴肅,於是收起笑容,認真說道:“遇到什麼問題了?”

淩遊想了想後,便將西窯村河道汙染和事件關係人嚴秋實服毒的事說了一遍。

杜衡聽後沉吟了片刻:“嗯!你分析的有道理,這樣吧淩老弟,我會向省廳對此事進行彙報,協助你完成調查的。”

淩遊聞言後卻說道:“錦春市的同誌,對此事也展開了調查,可結果有些差強人意……”

淩遊表達的比較隱晦,但杜衡當然聽出了淩遊話裡的意思,於是表示道:“這件事我親自推進,放心吧淩老弟。”

然後接著嗬嗬一笑道:“。如果你昨天對我說啊,我還真冇辦法,畢竟發生在錦春市的案件,怎麼也歸不到我這個餘陽的公安局長來管嘛。”

淩遊聽到這,立時激動的急問道:“杜大哥的意思是?”

杜衡低聲笑道:“嗯!組織部的任命下來了,副廳長,兼餘陽市公安局局長。”

淩遊祝賀道:“恭喜杜大哥,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啊。”

杜衡客氣的笑道:“等你從錦春回來,我來安排。”

淩遊點頭道:“好!到時一定要好好為杜大哥慶祝一番。”

寒暄幾句掛斷電話後,杜衡眼角處露出一絲威嚴的肅殺之氣,便邁步走出了辦公室,前往省廳。

其實對於錦春市西華工業園區的事,從建立之初,就狀況頻出,起初因為占地補償的事,就差點鬨出人命,省信訪局那時門庭若市,上訪的群眾每天絡繹不絕,還曾在信訪局門口,發生過打鬥。到最後還是省領導出麵才得以解決的。

淩遊掛掉電話後,坐在長椅上正想著怎麼能把嚴秋實轉院到其他地方。

這時,辛然拎著打包的飯菜走了回來。

“淩遊,吃飯了。”

淩遊一聞到菜香味,還真覺得肚子有些餓了,於是幫忙一起開包裝。

辛然一邊打開包裝盒,又一邊看了看走廊四周,確認無人在左右,便說道:“醫院外麵有一輛越野車,嚴秋實搶救那天,我去買飯時侯就感覺不對勁,今天我出去的時候又看到了。”

淩遊聞言,為辛然寬心道:“也許就是來看病的家屬吧,彆太敏感了。”

辛然端起飯盒:“但願是我想多了吧。”

而當淩遊夾起一口芹菜炒肉片剛要入口的時候,他突然覺得這菜裡芹菜的味道不對,但又非常熟悉,於是仔細嗅了嗅鼻子,然後瞬間瞳孔放大喊道:“彆吃。”

辛然剛吃了口米飯,就被這一嗓子驚住了:“怎,怎麼啦。”

淩遊驚魂未定,謹慎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後低聲說道:“這菜有毒。”

辛然聞聽此言,手裡的飯盒直接掉到了長椅上,然後趕緊去吐入口的米飯,又起身去找水漱口:“什麼情況?不應該啊,我昨天也是在這家餐館買的啊。”

淩遊趕忙又夾起一塊芹菜仔細檢視,隨後又聞了聞確認一下,又檢查了其它兩道菜後發現,隻有芹菜炒肉片這道菜裡有問題,他咬著牙喃喃道:“這是要下死手啊。”

他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夜長夢多,既然已經有人把手都伸到自己這來了,那接下來還不一定能做出什麼事呢。

說罷他又拿出電話撥給了杜衡,電話接通後,杜衡問道:“淩老弟,還有什麼事嗎,我現在就往省廳走呢。”

淩遊壓抑著心中的怒火說道:“杜大哥,我們的飯菜也被下毒了,我希望省廳能儘快對此事重視起來,嚴查幕後搞鬼的人。”

正在開車的杜衡聞聽此言,一腳刹車踩下,停在了原地:“什麼?怎麼回事?”

淩遊解釋道:“剛剛我同事買飯回來,其中的一道芹菜炒肉片裡的芹菜,並非我們常用的水芹,而是毒芹。”

杜衡聽到這已經是冒出了一身冷汗,趕忙表示道:“你們先不要慌,我來處理。”

杜衡掛斷電話後,腳都有些發軟了,如果淩遊要真是出了什麼事,江寧省可能就要倒大黴了啊。

淩遊將菜裝到塑料袋裡封好,準備到時候作為證物使用,可做完這些,他突然意識到那家飯店,究竟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為之,這兩者可大有區彆,如果是有意為之,那可能對方隻是想害自己,如果是無意為之,飯店將這毒芹再售賣給彆的食客,那後果纔是真的不堪設想。

這毒芹一般分散生長在我國的東北及西北等地區,彆名也叫芹葉鉤吻、毒參等,與水芹的根莖形狀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除水芹根莖光滑,而毒芹有一層白色細毛外,並無太大差彆,可作為中藥,其藥用價值,外敷能對骨髓炎起到很好的療效,可一旦誤服入口,0.15克的毒芹堿,就完全可以殺死一個身強體壯的成年人,據說著名的哲學家蘇格拉底,就是被毒芹的汁液處決的。

於是淩遊趕忙起身說道:“帶我去那家菜館,快。”

辛然現在還驚魂未定,六神無主的站起來在前麵帶路說道:“好,好。”

-不敢出聲,唯一那個年紀稍大她們一點的花姐這時鼓起勇氣上前拉住了小雅的另一隻手求情道:“強哥,小雅這幾天不方便,您行行好。”那叫強哥的絡腮鬍見這花姐竟敢和自己搶人,於是便停住了腳步,死盯著這花姐一眼,隨即上前便是一個大耳光打了過來:“臭娘們,航少要人,你還敢搶回去?”花姐被打的耳朵都在嗡嗡作響,眼淚簌簌流了下來,她今年纔不過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隻不過已經成為了這群女孩中年紀最大的,這裡麵,最小的女孩才...